首页>研究>研讨会与讲座>研讨会与讲座详情

研讨会与讲座详情

说不尽的奥斯维辛——从媒体风波看德国历史问题的复杂性——基弗“在中国”展览学术讲座概要




主讲嘉宾:黄燎宇教授(北京大学德语系主任、德国研究中心主任)
主 持 人:王春辰教授(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主任)
讲座时间:2017年1月6日周五18:30-20:30
讲座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

【讲座简介】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的历史认罪态度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和尊重。德国人的历史罪责,不仅在于纳粹德国发动战争并在战争期间犯下诸多暴行,更在于纳粹德国史无前例地对欧洲犹太人实施了系统化和工业化的种族屠杀。这一暴行被视为历史“孤本”,可谓德国人的核心历史问题。德国人的历史认知和历史态度也多半体现在他们对其屠犹历史的反省和检讨,德国国内的舆论风波也常常缘此而起。

本次讲座将主要围绕两个问题进行阐述:1)德国人正视历史的态度是如何形成的?2)屠犹问题是怎样一个问题?为此,讲座一方面将对联邦德国在历史认知方面的变化历程进行梳理;另一方面则力图结合频频发生的舆论风波,揭示德国历史问题的复杂性和现实性。

【主讲嘉宾介绍】


黄燎宇,北京大学教授、德语系主任、德国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德语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主要从事德国学研究、尤其是德国现当代文学的翻译和研究。

【讲座内容

“说不尽的奥斯维辛”是德国作家马丁·瓦尔泽一篇文章的标题,而他这个文章的标题从歌德的一篇文章演化过来的,因为歌德谈莎士比亚的一篇文章叫《说不尽的莎士比亚》,马丁·瓦尔泽说的是说不尽的奥斯维辛。


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谈谈这个话题的意义:

第一点,毫无疑问是一个事关中国的现实话题,因为我们作为中国人年年被我们的东邻日本刺激,日本的政治家参拜靖国神社,至今为止拒绝正式道歉。每到受到刺激的时候我们又想起德国,因为德国和日本有很多可比的地方,这两个国家在“二战”中都是侵略国,德国还挑起了“一战”,两个国家都是战败国,战败之后两个国家都了经济奇迹,如果按照GDP算他们长期以来分别是世界上的老二、老三,现在中国号称GDP超越这两国。但是两个国家对待历史的态度又是如此不同。这是第一个,其实是关系到中国的一个话题。

第二点:这也是一个最具德国特色的话题。谈德国文化、谈联邦德国不可能不谈对待历史的。可以说对历史的态度构成了德国的国家形象,跟它的软实力密切相关,同时也关系到德国政府对内和对外的政策。比如说怎么关系到它的对内、对外政策?德国的官方和舆论可以说是政治最正确、最左。体现在他们对难民问题的态度,大家知道德国至今尽管出了这么多问题,还是认为他们对难民肩负着人道义务。比如他们对新近美国总统当选的态度,德国在东西欧国家里是最纠结的,像莫科尔给特朗普的贺电有兴趣大家去读一读,根本不是贺电,几乎是在教训特朗普,虽然美国是德国的老大哥。同时这也决定了他们对中国的态度,他们对中国是什么态度?其实德国舆论在西欧国家里面是最反华的,很多中国人并不知道,虽然中国民间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普遍比较亲德,但是德国舆论最反华,最反华的一个原因是把我们定位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里边,反共基调非常清楚,至于这是怎么来的,下面还要谈。

此外,德国文学和艺术也跟这个话题密切相关。当代联邦德国一流的作家、艺术家都充满了历史意识、历史关怀,都跟那个话题有关。比如代表德国文学的号称是三面旗手或者是三架马车:波尔、君特·格拉斯、马丁瓦尔泽这三个人不仅表现历史而且对历史的态度不断引起舆论风波。还有一个角度是话题的意义,这是一个跟基弗有关的话题。众所周知,基弗被称为“历史浩劫的敢事者/历史绘画的革新者”,基弗本人说过我的生平就是德国的生平,这个话说的很大,也很感人。这句话我们怎么评论?他把他的生平等同于德国,他一辈子要把德国历史研究一下,凡是研究德国历史的人,由于有奥斯维辛,研究德国历史的德国人多半要开启一个“倒叙模式”。刚才我去展厅看了一下画,其中有一个表现铁轨、废墟的画,或者说他大量的废墟画面,这是因为其实我说开启倒叙模式通常把第三帝国视为德国历史的终点,德国历史的终点第三帝国给德国带来的是什么?废墟;大家对德国历史的阐释——德国历史由此变成了一列火车,描述这列火车怎样一站一站通向了第三帝国。基弗看历史也是一个“长焦镜头”,从日尔曼战争一直到纳粹德国,他还是在探索我们所说的德国文化或者是德国红,尤其是见于基弗的政治意识,他拿了2008年德国“书业和平奖”,它的意义是德国的诺奖,本来是发给作家、学者、政治家,但是是面向全球的,基弗是第一个拿这个奖的造型艺术家,这个奖重要到什么地步,他这个奖颁奖仪式是在德国法兰克福的保罗教堂。保罗教堂是德国政治地标,因为1848年德国在这抵制议会1848年革命,这个奖是非常重要的。

从基弗开始,还是关系到“艺术自由”的话题。由于德国这段历史、二战历史,尤其是屠犹历史太特殊,涉及到纳粹历史和屠犹历史的时候,德国人是开不起玩笑的。换句话说有一些艺术手段和修辞手段是不可应用的。比如说我们本来很欣赏艺术中的反讽、戏仿不能随便用。

举三个例子:第一个例子基弗本身的例子,他1969年他的毕业作品引起争议,因为他当时穿纳粹军服行纳粹礼拍照,这是不行的事情,绝对是机制,凡是纳粹军服、纳粹礼仪、纳粹口号一律是禁止的。他这么做马上引起轰动。

基弗自己的解释是他说:“我这是以施害者、凶手进行模拟。”他在模拟、装修,好在大家鉴于知道他是艺术家,也没有进一步深究,没有说把他送到监狱,只是争论一番争议。

柏林修了一个欧洲犹太人遇害纪念碑(纪念广场)。当初有一个发起者是一个作家,有点儿艺术细胞,他在募捐的时候还做了一幅画作为招贴画,画的是德国的大好河山,风景秀丽、和谐阳光、富足幸福。如果按照中国的套路,按照咱们的习惯可以把他这幅画命名为“江山如此多娇”,问题是他的画下面配了一行字“世上从未有过/世上没有大屠杀(屠犹)”这是犯禁的,是属于要入刑的语言,但是引起争议,马上抗议,想想这个时候来募捐可能是反犹、反动派吗?不可能,只是大家对这个问题神经脆弱,开不起这个玩笑。

马丁瓦尔泽是我喜欢的作家,我也翻译他的作品,马丁瓦尔泽很多语言是戏仿的语言,往往他嘴里一出来就要引起非议,说你反犹或者是怎么着,举一个例子,马丁瓦尔泽08年来北京访问的时候,我们在席间谈起当时发生的一个轶事,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德国总理默科尔见面的,萨科齐按照法国习惯亲吻默科尔,默科尔有一个躲闪的动作,我们这边大量议论,德国没有报这个事,他们觉得有点儿尴尬,据说还有外交途径,双方有一些互动,但是马丁瓦尔泽听到这个事情就反映到“默科尔反犹”,一般人听了莫名其妙,怎么默科尔反犹呢?

“默科尔反犹”有两层含义:
第一层他知道萨科齐有犹太人背景,萨科齐祖辈从匈牙利过去的,是匈牙利犹太人;
第二层他真是戏仿,戏仿的是政治正确,大家知道政治正确很照顾少数族裔,被害者,黑人、犹太人、妇女等等,他的弦外之音是你要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普通的男人、女人,如果一个男人见一个女人当然可以拒绝,甚至可以扇他一把掌,但是因为他是犹太人,你要这么做就有反犹倾向,这种话一旦上了报纸,类似的话在德国说马上引起轰动,好在当时记者没有记下来,如果上报纸要引起争议。

最后一个角度,今天的话题也是“社会心理学”的话题。什么叫社会心理学?我今天的报告先声明带点儿弗洛伊德的色彩。我们知道弗洛伊德把人的心理分为本我-自我-超我,自我居中,自我是超我和本我博弈的结果。但是这个博弈是本我不知道何为道德,超我太讲道德,二者博弈之后就是我们的自我。自我是我们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形象。由于弗洛伊德的阐释,每一个人都变成了一出戏、很好玩的戏。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动态的平衡。

我用了“社会心理结构”跟弗洛伊德说的“个人心理结构”有相似之处,我认为德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尤其是涉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

现在先讲一个问题,德国对历史的态度令人尊敬,堪称榜样。

第一,德国每年都要搞纪念活动,一个是5月8日叫“欧洲战胜反法西斯日”,这个日子德国要举行活动,尤其是政要一定要出来讲一番话,都是表态的讲话。然后是10月9号纪念第三帝国“水晶之夜”,大家知道“水晶之夜”听起来“水晶”挺好听的一个词,可以说是纳粹的犬儒哲学造出了这个词,大家知道那一天夜里是发生了第一次大规模的反犹、害犹甚至屠犹事件,一个最明显的标志是对犹太人进行打、砸、抢,全国规模,把犹太人的商店全部打碎,所以一地的玻璃,地上全是玻璃,结果把命名为“水晶之夜”,如果不了解这个背景的人觉得多诗意、多浪漫,这一天专门谈犹太人的话题,德国要在这一天做出表态是怎么回事。

第二,德国全国遍布历史教育基地,既涵概很多纳粹历史,讲纳粹历史的各种博物馆,德国境内的纳粹集中营,昔日的纳粹集中营,几乎全部变成政治教育基地,以柏林为例,柏林至少有六处非常有名的,比如巩固地形博物馆,万湖会议博物馆(灭犹方案是从这儿出来的)。灭犹这个事纳粹当时没有留下字据,至今没有文字说谁说了这句话犹太人必须全部消灭,据说是口头传达的,至今没有找到。犹太人博物馆、欧洲遇害犹太人纪念碑,萨克森豪森纪念遗址,洪堡大学广场,地上还有很多纪念牌,柏林很多建筑经过的时候发现门口地砖上有铜牌提示你,这个地方曾经住过犹太人,他遇害了,提示你。

第三,对否定大屠杀的原形或者是传播纳粹思想是要绳之以法。这一切都是有《宪法》保障的。刚才已经说了毫无疑问,纳粹服装、纳粹标志、纳粹语言是禁止的。1979年德国联邦法院首次对言论自由作出了严格的芥蒂,有人说你这个是自由社会,言论说你管我说话了,根据这项判决,基于德国公权的规定,犹太公民有权要求承认犹太人在纳粹时期受迫害的灭云,这是79年的一个立法。

接着几年之后1985年德国联邦议会通过一个决议明确将否定迫害犹太人的行为判定为对犹太人的侵害,依法律惩处。1992年又来一个新议案,加入了专门针对否认大屠杀的特殊条款。这次明确说了任何对于失去生命的人们的贬低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处以两年以下有期徒刑及罚金。1994年还在完善这个法律,1994年联邦宪法法院裁定否定大屠杀不属于基本法所保障的言论自由范围。同时还加重煽动定罪程度,94年10月最后一次规定在公开场合宣传不承认或者是淡化犹太人、屠犹罪行的可依法判处3-5年徒刑,这个已经是以色列的标准,以色列就是这个标准。

德国这个做法不仅是针对在德国的这些人、生活在德国的人,而且是全球缉拿,比如有两个个案:一个德裔的澳大利亚人早年在德国出生,跟基弗是同年龄的人,他生活在澳大利亚,这个人叫霍本,从80年代开始出版否定大屠杀的书,德国起诉他,后来找到机会等他到曼海姆的时候把他逮起来,判刑十个月,放出去之后还继续干这个事,08年在伦敦又被捕,后来引渡,由于谈判没有成功,德国还是要引渡的。加拿大人辛德尔也是公布散布反犹言论,05年被引渡回德国,也是曼汉姆地方法院判刑五年。这是《宪法》保障。

还有一点是体现在德国政治和文化精英对这个问题都有郑重的表态,比如说维兹则克总统(1984年到1994年的总统),跟这个事情有关,他说了一句话“身为德国人必须深刻反省民族社会主义(以前翻译成国家社会主义)。”他之后的一个总统赫佐格说:“民族社会主义是我们非常重要的遗产”,前外长说过“所有的民主社会都有一个立足点,都有一个根基。法国是1879年大革命,美国是独立宣言,西班牙是西班牙内战,对于德国是奥斯维辛。”知名的政治家布罗德说“奥斯维辛就是一个构建民族身份的领域。”德国人民族身份必须在这个基础上构建。

回到刚才说的当代最有名的作家君特·格拉斯明确说“奥斯维辛属于我!”马丁瓦尔泽在60年听了对集中营的审判之后写了两篇文章一篇叫做《说不尽的奥斯维辛》,还有一篇《我们的奥斯维辛》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像中国人本能地会想到我们的东邻,我们也希望哪一天日本人也在说“我们的南京”,我估计日本人说“我们的南京”是别的意思,不会是这个意思。

还有一个是说由于屠犹问题,德国造出了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品——欧洲犹太人遇害纪念碑,德文叫做Holocaust-Mahnmal  Berlin ,纪念碑的意思,中国人根据我们的视觉印象有时候翻译成“纪念广场”,因为的确是一个广场,有时候翻译成纪念碑林有很多说法,其实德文里边就是纪念碑,而且是一部完整的艺术品。 由2711个混凝土板构成的,长是2.38米,宽0.95米 ,高度不一样,从0.2米-4.8米都有。

艺术品有各种各样的阐释,但是这个纪念碑给人的总体印象毫无疑问,中国人一看第一印象肯定是一片坟地,一片墓碑,而且色彩:灰色-黑色就是咱们的“雾霾色”。哪个国家的首都,而且在首都的核心区域放这么一个东西,大家想想它意味着什么,这对的德国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综上所述,德国人历史态度之端正无人能及。这是我要说的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当然不是一开始就这样,它是有一个历史过程,而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如果看德国人对于历史、屠犹史的态度,我们可以联邦德国历史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可以说叫做集体沉默的二十年,头二十年的历史,45年-65年,45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发生的事情毫无疑问是对纳粹行为进行批判的,一些纳粹高官绞死、判刑,中间有一部分人自杀。除了纽伦堡审判,还有“非纳粹化运动”,就是要把纳粹高官和纳粹党员从政府机构和经济要害部门清除出去,当时认为是清算历史,分了五类人:(1)严重问题;(2)一般问题;(3)轻微问题;(4)跟风(跟着跑);(5)没有问题,每个人都要进行审查,审查历史之后定级别,还让朋友、同事、邻居相互提供证明,证明你的历史是清白的。

还有一个措施“再教育”,对德国全民进行再教育,通过当时的文教系统、教育系统,通过电影、广播、报文、情况通报会,让普通德国人了解纳粹德国的残暴,尤其是展示一些照片,在各地比如说集中营的照片,美军做得比较坚决,很多都听说过魏玛的事,就是有一个著名的集中营,美军当时强迫魏玛市民去参观,参观堆积如山的尸体,还要让他们看电影、看纪录片,对缺席的人怎么办?当时德国战争刚刚结束,生活很困难,食品是定量的,要发的,如果缺席克扣你的粮食,每天的食品待遇在这方面下手。其实是结果不太好或者是收效甚微。在当时的行政部门、经济部门、司法部门几年之后都纷纷起用纳粹党员或者是纳粹精英,有人总结了一句话:“按照官僚程序开始的清洗活动,最后变成了无声无息的大赦运动。”悄悄地进行了大赦,大赦糟糕到什么地步?以政府部门为例,1951年当时的西德通过了恢复1945年被撤职的原纳粹官员的法律,包括德国的国务秘书都是《纳粹迫害犹太人纽伦堡法》的起草人,17个部长中间有8个人在纳粹德国担任过和高的职位;50年代末德国司法界担任法官和检察官的纳粹分子多达9000余人;来自当时英占区的统计,英国占领区司法系统30%的庭长和80%州法庭的庭长都是前纳粹;教育系统当时的图宾根大学校长,后来有学生揭发他在纳粹时期很活跃,写过著名的文章叫做《论种族培养对德意志民族未来之必要》,还谈《总体战的哲学》,这位校长是一个教育学家,如果当时不是有人翻出来他的材料,当时地方政府准备把他任命为新建的德国波鸿大学的校长。德国的一个市长米歇尔被揭露在纳粹时期宣传种族卫生的,非常反动的。他准备竞选州长,揭露出来放弃竞选州长,但是并不妨碍他做市长,也并不妨碍他做议员。他在1972年获得联邦德国大十字勋章,1979年获得荣誉市民称号,为什么出现这样的现象?可以说是两个原因:

原因一:冷战。冷战之后盟军尤其是美国对德国政治监管放松,像美国对日本一开始就是放松的,所以日本有这个问题。这个不用说了,当时美国把反共放在第一位,所以纳粹历史退居其次。
原因二:令人尴尬的事实,德国纳粹的确是一个精英团队,是各路精英集中到纳粹里面去了。夸张点儿可以这么说,在第三帝国文化界和学术界的好人都已经流亡了,留下来的都是毫无疑问,但是意识形态都有问题。说这个话是有依据的,比如有人统计德国纳粹最精英团队党卫军文化程度远远高于德国的平均水平。比如党卫军每三个中间有一个大学生,而当时德国大学生占总人口是3%,他是他的10倍;德国教育系统也很成问题,搞文学的人,我也是搞文学出身,以搞文学的人为例当时90%都支持希特勒。所以这些人,比如说“二战”之后这些人怎么办,因为这些人要真全部撵出去德国大学都别办了,他们这些人很有意思,提两点你们也很熟悉的,比如搞文学史和搞艺术史的人,他们“二战”之后都有一个转向,他们都强调,比如搞文学的就是要强调文学研究要去政治化,所以说提倡文本阅读、文本批评。他这么说,本来貌似进行的是一种美学论证,其实他们在战争期间纳粹德国成天都谈的是政治,现在都不敢谈了,因为都知道历史怎么回事,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还有德国的中小学一开始进行非纳粹化的时候造成的一个结果是有一些地方2/3的教师被清除出去了,这么搞下去中小学也别办了,最后的结论是说搞不下去,当时的社会风气很坏,唯独偶尔有一些左翼团体来进行一些爆料,做一些揭露工作,而且这些左翼团体经常是跟民主德国合作,民主德国在这方面给他们施加了很高的压力。比如在57年的时候民主德国就朝西德和全世界散发小册子叫做《昨天是希特勒的嗜血法官,今天是波恩的司法精英》,他们在里面点了110个知名法官的名字,这些都有历史问题,1959年两年之后民主德国又发了一个同样的小册子又点了1000个法官的名字,对联邦德国造成非常大的振动,所以搞了自我清洗和大赦行动,劝退休的办法。左翼力量包括工会、社会民主党、德意志学生同盟。这些左翼人士活动的时候,当时西德官方是坚决反对,也是诋毁他们,说这是共产党的宣传,当时反共是一个主旋律。就是这么一个氛围。

大家知道日本首相安倍的外公是岸信介,他自己就是一个战犯,是被审判过的,蹲了几年监狱,但是他很有本事放出来之后做经济工作做的很好,后来当了总理,可以说是日本的经济奇迹跟他也有关系。1962年的时候联邦德国还授予他大十字勋章,当时德国和日本也是惺惺相惜,没有多大的区别。

后来德国的转折是怎么来的?60年代中期慢慢出现转折。刚才说的历史进入了第二个阶段,第二个阶段概括为挖掘历史和正视历史的阶段。原因如下:

1.对当时纳粹集中营罪行的审判。第一件事情是我们知道的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受审案,艾希曼是第三帝国保安局犹太事务处处长,可以说是他负责将300多万犹太人和其他的受害者送入集中营和灭绝营。当时“二战”之后他自己潜逃,跑到南美,后来是被以色列特工发现了把他偷偷送回耶路撒冷。耶路撒冷进行审判,值得一提的是联邦德国当时没有提出引渡要求,部分很可疑,没有提出引渡要求的理由是什么?当时和以色列关系不好,还没有正式的外交关系,没有这种关系很难引渡,按理说艾希曼应该回德国受审,真正的理由今天都知道,真正的理由是艾希曼回去受审要带出很多事来,德国当时国内的人不愿意碰这个案子。此案在耶路撒冷审的时候100多位证人到场,展示了大量触目惊心的集中营和华沙犹太隔离区的一些图片,当时旁听这个审判的有我们非常熟悉的汉娜·阿伦特。汉娜·阿伦特写了一本书,估计在座很多人都读过《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则关于恶的平庸性的报道》,原来的标题,“恶的平庸性”概念出来了,为什么强调这一点,在此前,大家从心理上讲,如果是看到集中营的图片之后,或者是场景之后,很多人倾向于把纳粹描写为一种“恶魔”,张牙舞爪、多么凶残,外表如何凶残,外表看得出来的东西一句话“这不是一般人”,换句话说一般人跟他没有关系。现在是说阿伦特这本书突然让人意识到原来这其实是每一个普通的德国人都可以干的事情,但是阿伦特讲了这个“恶”是怎么产生的,从体制方面进行了一些阐释。

2.随后在艾希曼审判之后出现了法兰克福针对集中营犯罪系列审判,这场审判前后有20个人,效果也是一样的。这是一个原因是审判尤其是对当时的知识分子,对作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3.还有一个原因,当时产生变革是年轻一代人成长起来了。“二战”期间还是小孩的这批人现在开始明白事理,突然发现纳粹德国这段历史是不清楚的,谁是凶手?干了什么事?自己的长辈干了一些什么事不知道,他们开始追究这段历史。

4.还有一个更大的背景这些年轻人为什么现在都开始拷问自己的父辈,就是“六八革命”左派崛起。“六八革命”都说是西方的尤其是德法两国,可以说是“西方的文化大革命”,某种意义上受到中国“文革”的影响,所以他们当时崇拜毛泽东的人很多,最近德国还有一项民调,西门子做的民调讲中国在德国知名度最高的名人是谁?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毛泽东。“六八革命”体现为反传统、反建制派,口号要求社会要民主化、开明化,可以说是德国社会真正的转折点,不是一般通常认为“45”年是德国历史的转折点,不是的,转折点是“六八革命”,45--65年这二十年基本上是德国人不问政治,不问政治刚才讲了原因,都在闷声搞建设,所以他们创造了经济奇迹,如果不联系这个问题,一般史书、媒体介绍德国的时候讲到德国五六十年代猛然一读感觉是黄金时代,感觉一眼看去,这个国家这么短的时间里又重新站起来,而且社会那么和谐,人们那么幸福,突然觉得是很理想的社会。

年轻一代发现德国社会问题,具体干什么呢?拷问。拷问司法系统,拷问教育系统、拷问警察系统,回家再拷问自己的父母,关于最后一点德国当代小说最畅销的当代小说估计在座很多都看过了,就是《朗读者》讲到很多这些事,大家可以读一读。


举几个例子:

(1)刚才讲到图宾根大学,图宾根大学的学生也是属于省悟比较早的,图宾根大学在学生强烈要求下,教授们被迫在65年的冬天开系列讲座,说德国的精神生活和民族社会主义和纳粹的关系,必须讲。当时也有保守派出来进行反击。
(2)比如当时汉堡大学悉尼所的所长在德国最大的《时代周报》上为大屠杀辩护,辩护什么呢?他认为希特勒不是屠犹,希特勒杀犹太人是平常意义上对犹太人的宣战,大屠杀可以说是战争的结果。当然他这个话出来又引起轰动;
(3)汉堡大学的学生喊出来一个很有名的口号,68年德国的教授从档案上、外表上是很传统的,比如说一个是上课全是西服戈履,“六八”以后慢慢变了;还有是当时德国像中国现在这样,毕业的时候也要戴博士帽、穿袍子,我们下来也这么干,但是德国现在没有了,就是“六八革命”的结果,当时学生针对这些袍子说了一句名言:从他们的教授的袍子底下发出上千年的腐朽气息,学生要扫除这些腐朽。还有一些学生反思法西斯问题,好多直接进入马克思主义理论,最后喊出的口号是说“资本主义是法西斯的温床,必须消灭资本主义。”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推动了当时的法西斯理论研究在这个时候突飞猛进,还有保守派被学生刺激之后,当时也露出了真实的法西斯面目,也有一位著名教授对学生喊:“你们这些人全都应该进集中营。”希特勒的语言出来了。

在“思想解放运动”推动之下发生了几个标志性的事件,学生怎么清算历史?


1968年11月7号,德国当时的执政党基督基民盟,德国从联邦德国建国一直到60年代中后期执政党都是基民盟,基民盟通常意义保守的党,当时是基民盟这个党的党代会,菲尔德冲进去给党的主席、当时的总理基辛格Kiesinger一巴掌,她怎么冲进去上主席台打耳光,这个可以写小说的,这位老太太去年还到北京来了。还在北京几个地方做了活动,写了厚厚的一本书她的回忆录,这是她讲的。

Kiarfeld贝娅特克拉斯菲尔德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呢?这一代觉醒的学生,突然发现我们的总理竟然是纳粹高官,基辛格是纳粹德国外交部下属广电局的局长,很大的官,这么一个人竟然能当上总理是怎么回事?她蓦然回首突然明白了这个道理,她说一定要给他一巴掌打给世人看,这一巴掌打的很响亮,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查了一下我们的《人民日报》马上找到了这个资料,这一巴掌是被德国人所不原谅的,她后来被判刑,起诉判刑,判了一年,后来减为四个月。整个东方集团一片欢呼,她自己说她当时到东德后来跟元帅还跳过舞,东方阵营很欣赏她的这个行动,当时给人的感觉是反纳粹成了东方集团的事。当时Kiarfeld贝娅特克拉斯菲尔德是被判刑的人。2010年的时候她在德国被德国的左翼党提名委总统候选人,2015年联邦德国给她颁发了“铁十字勋章”,算是联邦德国认可了她。克拉斯菲尔德Kiarfeld的身份很特殊,她嫁了法国人,是法兰西公民。从这个事情对她的待遇看出德国人对事情态度的演变,比如她当初打完这一耳光以后,不仅是东方阵营,以色列74年已经给她颁了奖,法兰西三任总统也给她颁发了各种各样的荣誉勋章,德国铁十字勋章可以说是姗姗来迟,但是也表明了德国的一个态度,包括前年德国大使馆把她请到北京来,让她在北京做讲座,表明德国官方已经说明他们的态度了。

当时有一个比较轰动的事件,德国的第二任总统吕布克提前宣布下台。总统也是被人揭露出有历史问题,什么历史问题?当时人叫他是“集中营的营造师”,他当时是给德国的集中营搞设计,而且用了好多东欧的劳工。当时这位总统是一个传奇总统,他当上总统之后给世人留下很多八卦笑料。比如说当时有一个很有名的笑话是说他62年访问利比亚的时候在机场演说是怎么开始的?叫做“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亲爱的黑鬼们……”当时用了这个词,他根本不知道这个词,对他来说很自然,说白了这就是他的精神惯性,纳粹时代习惯这么说,所以他说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经常有一些口误,访问日本把大阪说成很有名的状元药的品牌。

“勃兰特的华沙之跪”:1970年12月7日,“华沙之跪”本来这个事情都不用多说,大家都很清楚。Willy  Brandts  kniefall当时的“华沙之跪”的意义不是我们今天所想象的,也不是今天所想象的反响。根据当时现场一个记者的报道,他是突然跪下去的。他在华沙的犹太隔离区纪念碑这儿跪下去,地面都是湿的,他一跪,有一些记者本能地反应说勃兰特今天出问题了,腿不行了,摔跤,没有想到他这么做,后来发现是真的。这个事情一半多的人觉得莫名其妙,他为什么这么做?德国媒体的反应很有意思,虽然这已经是70年了,可以想象当时德国社会是一个什么精神状态。除了少数人在媒体上肯定他这个做法,说他一个最不应该下跪的人结果下跪了,他是为那些本该下跪而没有下跪的人下跪。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因为勃兰特本人是根红苗正,纳粹德国期间他属于抵抗人士,属于战士,按理说他没有理由下跪,结果他下跪了,但是多数德国人是不认可的,当时《民进周刊》做过民调,尤其是年纪大的人,48%是反对的,42%的人赞成,反对者居多。

东方的媒体也反映很冷淡。波兰媒体屏蔽这个照片,什么时候波兰人看到这个照片?是89年以后。为什么波兰人不睬他?第一,波兰人是一个天主教国家,而且波兰人反犹出了名,首先波兰人没有把Warschau华沙的犹太人看作是自己人,所以给他下跪,他没有说感觉;第二,为什么我在这个地方下跪,不在另外一个地方下跪,因为Warschau华沙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纪念碑是Warschau华沙起义烈士,在座人不知道Warschau华沙起义惨烈到什么程度?德国人对他的镇压相当于“南京大屠杀”,纳粹当时这场镇压死的人数20多万,同时希特勒明确宣布要把Warschau这个城市从地球上摸去,所以纳粹当时干了什么事,把人杀之后在每一栋建筑安放炸药,全部夷为平地,这个城市真正在地面上夷为平地。按理说勃兰特应该去那儿跪一下,但是他没有去那儿跪。所以波兰人认为他作秀。事实上勃兰特做这个事也有他的特殊考虑,他当时有一部分考虑是想打一个擦边球,一方面在波兰的土地表明跟东方人和解,他当时推行和解政策;一方面是让犹太人和以色列看的,想恢复跟以色列的关系。当时勃兰特的行动是这样一个反映。

随后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事件,真正对德国人比较重要的。1979年的时候德国开始放一个从美国引进的电视剧,是四集的连续剧叫《Holocaust》,副标题叫做《 Die  Geschichte  Der  family  Weiss/Weiss一家的故事》,美国导演78年拍的,79年引进德国,这个片子很有意思,放映之前德国媒体很不看好,评论界不看好,说是一个肥皂剧,是虚构的,这个故事的确是虚构的,而且说很庸俗、很商业化,所以当时没有放在德国的一台、二台,而是放在三台去放,结果没有想到效果异常好,收视率达到30%-40%,而且引起巨大的震动和广泛的兴趣,这部电影放了之后让许多普通的德国人尤其是战后出生的比较年轻一点的德国人,好多是含着眼泪看的,流着泪看着这个电影。虽然说这个电影从专业行家的眼中看很不怎么样,结果达到了这个效果。当时有人追问,反过来怎么觉得这个历史要通过外国的电视剧才对这个历史了解得这么深入、这么具体?当时问德国的历史学家都在干嘛?至少是“六八革命”开始,德国所谓法西斯理论研究可以说是蓬勃发展,也有很多人做纳粹史研究,结果都没有一本书走向民间,当时有人说放映这个电视剧的日子是德国历史学家的“黑色星期五”。

当时有两个片子引起关注,六年以后有一个纪录片《浩劫Dokumentarfilm  shoah》犹太人导演拍的,对图像毁灭式的,他求的是真实性,没有像前面的片子那样讲通常理解的扣人心弦、具有震撼效果的画面或者是故事情结,他不追求这个,完全是纪录片,找当时的证人、幸存者,他们回忆、讲述,同时带着摄像头走当时的集中营、历史遗迹,把想象空间留给观众,这个片子当时影响也是非常大的,当然效果不如前面那个。

在这个推动之下,从65年-85年是一个过渡期。

第三个阶段:从85年开始进入第三个阶段,85-05。我称之为叫“曲折的冠军之路”,大家觉得我的说法有点儿怪怪的,什么叫冠军之路,又曲折,又是冠军,当时德国人是冠军头衔,德国人是时间冠军,德国人是回忆冠军、是前世不忘的冠军,可以说是“世界冠军”,这个词也不是我发明的,这是反思再反思的一个术语,听出另外一个声音出来了,而且这个路是很曲折的。

85年的5月是很关键的,5月8日是欧洲战胜法西斯纪念日,8日是一定有重要讲话的,但是8日之前5月5日出了一个事,当时的德国总理科尔陪着美国总统里根参拜德国的彼特堡士兵墓地敬献花圈,跟前两天安倍的事异曲同工,二战中的两个敌对国家,两个国家的元首共参拜士兵的墓,表达和解欲望,大家知道里根总统是坚决反共,用他的话说“西方因为他完成了反共大业”,人家说特朗普准备做第二个里根,奥巴马和安倍在珍珠港的见面是异曲同工,政治上是可疑的,当时安倍去珍珠港,从历史、政治的角度去看问题大得很,但是他们为了国家利益双方顾不上许多,当时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彼特堡士兵公墓有什么问题?埋着43个党卫军的人,这是犯忌的,这就相当于参拜一个小小的靖国神社,有这么一个效果,当时美国是反对的,美国反弹非常大,美国当时有53位参议院议员联名反对,美国犹太团体、退伍军人团体,东欧全民他们都出来反对,众议院作出了决议,对里根本人的威望造成了影响,当时美国民间发起抵制德国,抵制彼特堡,我不知道在座中间有没有酷爱喝啤酒的,德国一个著名啤酒牌子就是这个,因为这个事当时美国超市这个啤酒全部下架。震动这么大。德国国内左翼团体也进行抵制,本来里根美国总统来访,各个党派应该派代表参加仪式,当时德国的社民党、绿党,德国的犹太休会都拒绝派代表参加。但是另外一方面德国保守党基民盟还是很反动的,当时基民盟的党团主席致信美国的参议院说:“你们作出这个决议或者是你们的言行,却是对我的兄弟和我的战友的侮辱。”因为他的兄弟和战友埋在这个地方,发出这样的声音。总而言之这个事情当时可谓一大丑闻。

好在三天之后,可以说德国历史的转折点就来了。三天之后就是在5月8日欧洲战胜法西斯纪念日,德国总统讲话,德国是总理当家,实权人物是总理,但是总统是这个国家的道德楷模,谈这种事情是总统出面。包括我刚才讲的“书业和平奖”颁奖仪式是总统出席。总统这一天的讲话被人评为“德国人就这一话题所发表的最重要的讲话”,他的讲话很有分寸,受到各方赞赏。他走平衡木走的很好,因为他也照顾了德国人的情感,同时又知道外界对德国是何种期待,也知道现在如何上一个道德高地。他主要有一个核心的说法得到全世界的赞赏,他说:“我们这一天5月8日是德国人的‘解放日’,它把我们从纳粹统治解放出来。”因为此前都叫“投降日”,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日本怎么说?日本现在说的更逗都不承认是“投降日”,日本说的是“终战日”,感觉输都没输,德国是“投降日”,所以威兹泽克和他的表态得到全世界的赞赏,“解放日”这个表态如果站在中国人的角度去看,拉开距离看,这个表态可以打点儿折扣,第一这个表态来的有点儿迟,因为首先人家东德是走在西德的前头,这一点西德真不如东德,东德50年就已经定为解放日,不是说光命名为解放日,而且当成是一个节日,还放假,当成节假日放假,西德至今没当成假日,当然东德有东德的难言之隐,东德不是说把我们从纳粹统治中或者说国家社会主义统治中间解放出来,东德说:“把我们从希特勒法西斯主义的统治解放出来。”因为“纳粹”在的德文里面有一个“社会主义”这个词在那儿,东德避开了,说的是从希特勒法西斯主义的统治解放出来。威兹泽克的这个话是一个转折点。

随后德国第二年又出现一个波折,曲折就是一会儿正、一会儿反,一会儿光明、一会儿黑暗。德国的史学界和媒体有了一场争论叫做“史学家之争”,主要是一些历史学家、记者、个别的政治家参加讨论,讨论什么呢?讨论核心的事情是说奥斯维辛对德国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是不是孤本?大屠杀对德国的身份建构具有何种意义?所谓“孤本”是什么意思,这样一桩罪行是空前绝后的,或者是空前的,别的国家都没有犯过这么大的罪过,到底是不是孤本?当时德国一个历史学家恩斯特诺尔特首先抛出一个观点,解释希特勒反犹和屠犹,以及希特勒挑起战争是为什么?他的一个解释:

首先希特勒的反犹、屠犹是一个“亚洲式的行径”,这是很反动的说法,他首先定义为是亚洲人的行径,是对古拉格作出的反映,古拉格是苏联的集中营,换句话说希特勒做这些事是苏联给招惹的,共产主义给招惹的、社会主义招惹的;
第二个很成问题的说法是“东线光荣说”,此前都认为纳粹军队肯定不是好人,为纳粹作战怎么是好的军队呢,现在这些人出来抛出观点说纳粹的东线军队是好的,因为他们在抗击苏维埃、抗击布尔什维克,所以东线士兵应该平反——“东线光荣说”。
第三是“宣战说”。前面提到过一次,希特勒屠犹其实是对犹太人的宣战,为什么?对犹太人宣战是因为犹太人招惹了我们,他引出一个事实是维兹曼,当时国际犹太人大会的头维兹曼声明支持英国抗击德国,发表声明,这个被视为犹太人对德国宣战,这是很荒唐的一个说法,因为犹太人根本不是一个民族、不是一个国家怎么宣战?


另外一派,前面划为右派毫无疑问,左派出来领头的是大家都熟悉的哈贝马斯。哈贝马斯和尤尔根、科卡这批左派历史学家出来反驳,全部斥为“历史修正主义”,还是认定德国的屠犹毫无疑问就是一个孤本,空前绝后的。史学家之争,因为这场争论,一是发生专业杂志上;二是进入少数精英媒体,其实没有成为大众争论,所以范围不是很大。

下面有一个事件,上面是86、87年的事,接着88年“帝国水晶之夜”纪念日,联邦议院议长菲利普的演讲,他当时的演讲是纪念当时“水晶之夜”或者是屠犹50周年,演讲当天或者是现场招致强烈抗议,第二天就辞职了。德国联邦议会议长相当于全国人大主任这么一个角色。Jenningers在我个人看来材料最丰富、态度最真诚、立场最客观的一篇讲话,但是这篇讲话对他个人来说坏就坏在这儿。他这篇讲话毫无疑问是犯禁的,犯了什么禁?他很真诚地做一件事,让世人理解德国人为什么拥护希特勒,为什么希特勒反犹,从形式上希特勒是民选上去的,现在有很多人分析虽然是民选,当时选举上也有很多猫腻是另外一码事,但是形式上看是民选。他想讲为什么拥护希特勒,他讲了这么一个思想:希特勒上台之前给德国人做了很多承诺,1933年--1938年,当时德国、政治、经济各方面都属于很糟糕的状态,而且也是被国外欺负《凡尔赛和约》这口气一直没人出,他们觉得被国外欺负,国内各方面一团糟,他们渴望变革、渴望国家强大,希特勒许诺,而且希特勒的话对他们具有煽动力。希特勒上台发生了什么事,这是他的讲话中最犯禁的事,他认为希特勒上台这五年发生了奇迹,原话说话:1933年-1938年德国发生了一场“革命”,这场革命带来的是什么结果?威廉二世(德国末代皇帝),没有兑现的承诺希特勒变成了现实,威廉二世当时的承诺是“我把你们引向辉煌时代。说白了就是他们当时的“德国梦”。希特勒办到了,所以德国人拥护他,拥护之后德国人当时是什么心理?他把心理也跟他描写了一下,就是说我们国家强大了,社会安定了,经济繁荣了,人民幸福了,什么都好了。虽然大家都知道希特勒上台之后搞的是独裁、搞的是专制、限制人的言论自由,但是有了前面这几年就说少点儿言论自由也没什么,当时他把这个意思传达出来了。

说到犹太人,菲利普讲对犹太人的遭遇,当时人人都看见发生的事,但是大家都扭头不看,而且缄口不言,连教会也没有吭声,接着他把当时德国社会各界谁没吭声一一点出来,教会也点出来,他这么一点评,其实是全民都有问题。可以想像他对听众会造成什么影响。

他还犯了一个修辞学的错误,他当时讲德文对犹太人的看法的时候用的是“内心独白”,用的是“直接隐喻”,不是犹太人怎么想,而是直接德国人说你们这个犹太人干嘛大家总恨你们?你们在哪儿遭遇都不好,怎么不检讨一下自己的问题?这种话,他把老百姓的话直接说出来。就像今天大家坐在这儿听,又看不见引号,有的人听着听着感觉是他本人就在骂犹太人,现场反映不过来,感觉很怪,说这个也是一个原因,造成菲利普第二天辞职下台,菲利普下台的时候对媒体说了一句话“在德国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说破的!”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补充一点:德国人虽然认为他的这个讲话有问题,但是当时犹太大屠杀的幸存者一片叫好,认为他讲的非常好。

接着下一个争论就来了,下一个风波是一开始讲的柏林屠犹纪念碑——大屠杀纪念碑之争。“纪念碑”每个人以后都可以去看,描述一下自己的感觉,总体的感觉没错,三个关键词可以描绘:墓碑、骨灰、眩晕(犯晕),这个碑修起来不容易,争论了十五年。最早是1988年的时候由一位政论家和历史学家叶科尔,政论家是一位女的利亚罗斯两个人发起的,1988年。他们之间产生兴建屠犹纪念碑的想法。

1989年的时候,当时勃兰特还在世,勃兰特还有前东德的著名女作家克里斯塔沃尔夫写了一封公开信《致柏林政府、德国各州政府、联邦政府》要求他们支持这一计划。1994年开始面向全球艺术家进行项目招标,请大家做设计图,95年出了第一个设计样板,当时被科尔给否了。97年11月选中了刚才看见的方案,美国艺术家和建筑学家艾斯曼和瑟拉两个人设计的,97年10月选定这个计划。选定之后德国争论真正开始。

接着发生两个事情:1998年秋,德国政府换届,科尔下台了,本来支持这个计划。上来的总理是施罗德,施罗德的态度非常可疑,他的表态是“我希望把这个纪念碑修成一个让大家乐意去的地方。”这个话怎么理解,随便理解,他对到底什么方案也不表明。随之而来一个比较大的事情是马丁瓦尔泽,刚才讲了基弗是2008年得的书业和平奖,马丁瓦尔泽是1998年十年以前得的书业和平奖。他的讲话引起了联邦德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历史辩论。

以后 Martin  Walser讲话中明确反对修这个东西,他的反对思路是什么?他从良心问题着手,反对良心公有化,要良心私有化,搞仪式有点儿表面工夫。当时比较刺激人的话是“反对在首都的中心或者是首都的心脏用水泥浇铸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恶梦。”还有一个说法“把德国的耻辱巨型艺术化。”“把我们的耻辱工具化,奥斯维辛变成了道德大坝。”Martin  Walser这么说话,本来他是一个作家,而且是一个真正的作家,他作为作家、艺术家是一个唯美主义者,本来是把美看成一切的,他最看重的是他自己的艺术品,他当时之所以产生这个,发表这个讲话,来由是此前他写了一本小说《悲悯的流泉》翻译成中文,写的是第三帝国,从小孩的角度去写,他已经做了自我审查,因为写第三帝国,在政治正确的时代写第三帝国非常小心,他经过了自我审查,这个情况下写出来一本相当真实感觉到第三帝国的日常生活,这个书反响非常好,卖的非常好。当时德国评论界有人比较左指他这个书犯了一个大错误“你这个书里边怎么没有出现奥斯维辛这个词?”就把他激怒了,首先这是扣了一顶政治帽子,他说:“起码的审美规律你都不讲。”大家看他的小说知道他是从儿童或者是少年的视角写的,当时奥斯维辛德国不会出现这个词。

我一开始讲到奥斯维辛的画面说是集中营,其实德国的集中营分两类:一类劳动营;一类灭绝营。灭绝营专门杀人,最可怕的事,焚尸炉都出现在这些营里边,这些营地根本不在德国,就在波兰,在乌克兰,在东欧,大部分在波兰。德国帝国境内很难知道这些东西,这是第一。

第二,纳粹德国尽量不打扰德国,他们做这些事还是藏起来的。比如说德国国内的集中营,好多是修在偏僻地带,尽量是避人耳目的东西,中国人最熟悉的一个是达豪,一个是慕尼黑,还有一个是布痕瓦尔泽的在魏玛附近,布痕瓦尔泽Buchenwald这个名字,我本人是受我的专业制约,我是文学出身,一听这个名字非常浪漫,德文的意思“Buchen”是榉树,“wald”是森林的意思,叫做“榉树林”,我第一次参观布痕瓦尔泽的时候,跟个德国人一起去参观,因为我本人对植物感兴趣,我跟他们说到那儿跟我指一指榉树长的什么样,他说行,到那儿给我看,结果到了那个地方没见到一棵榉树,大家都傻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找到专业导游是一个历史学家,他说:“这个名字是纳粹虚构的,它就在魏玛郊区几公里,本来直译为埃特山。布痕瓦尔泽这个榉树林纯粹是纳粹发明的。”他发明这个东西,一方面是纳粹的犬儒主义,相当于给你的监狱安一个很诗意的名字;一方面是掩人耳目,一般人根本不会产生这样的联想。所以说Martin  Walser非常生气这个事,由他自己这个事联想到的德国政府,因为一直后来从85年以后德国政府在政治正确上做得非常好,尤其在跟以色列这些国家打交道时非常小心,德国人批判以色列,哪怕其他国家随时可以,中国以前骂犹太复国主义,后来批中东政策,但是德国人这个话不可以说,所以就联想了后来这些事成为了“道德大坝”,他说出了这个话,马上引起轩然大波。

马上社会各界都来参加讨论,从政界、文化界的精英到普通百姓都加入了,都来讨论。普通百姓是通过读者来信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心声,反对之声说了几个理由,说一说大家可以体会一下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理由一:你修这个东西是多此一举,因为德国已经有很多历史遗城,到处都有纪念馆、纪念碑,集中营大半都变成教育基地,为什么再修一个?
理由二:这个地方不是历史遗迹,你在这个地方修缺乏真实感。
理由三:你这个太抽象了,太艺术、太抽象,缺乏明确的主题和纪念意义。
理由四:说你这个是烧钱的。
理由五:你会招致“二手反犹”。“二手反犹”是说我本来不反犹,结果因为你成天没完没了搞这种纪念文化,成天让我低头、下跪我就恨犹太人,所以叫“二手反犹”。
理由六:有人攻击他搞纪念受害对象垄断化、等级化、隔离化。什么意思?“第三帝国”,集中营如果你们去参观,范围分两类,一大类是犹太人,一大类是政治犯,大部分是共产党人,还有社民党,还有一大类是吉普赛人,还有一大类是同性恋,还有没有关进集中也直接被杀没人提的就是智障人士,因为纳粹是彻底的种族主义者,优生学。哪怕是本种族雅利安族里的次品他们也不能容忍,也杀。很多人建议说应该共同纪念,为什么单独纪念犹太人。


德国的纪念文化还是最终反映出一种民族主义。民族主义就是德意志,德意志高于一切。德国的纪念文化有一个背景音是“德国人犯下了最大的罪过,德国人犯下的罪是无人能比的,而德国人的道德表态也是无人能比的。”所以我刚才讲的“世界冠军”是这么一个逻辑。

从这一点看德国,我说他是“冠军心态”,这是一种声音,德国左翼的声音,把奥斯维辛定在孤本上,但是别的声音还有很多很多,包括一开始讲的奥斯维辛如何影响德国的对外政策,包括对中国的态度,其中有一点他们反共。因为这是跟奥斯维辛联系起来的。

最后提一个事情是03年的时候德国还有一个“10月3号德国国庆日”,当时德国有一个政治家叫马丁霍曼Matin  Homann,这一天发表一个讲话,“为德国祈求公正”,这个讲话后果很严重,讲话之后开除党名。他讲话让德国人觉得非常棘手的一个事情,他引述了2002年出版的一本新书《犹太布尔什维克》,这本新书一个核心观点是布尔什维克是犹太人搞出来的,所以说希特勒反犹、反共是一回事,他拿了很多统计,比如1917年布尔什维克政治局七个常委四个犹太人,1934年犹太人占苏联总人口的2%,但是契卡是克格勃的前身,当时作为肃反的核心机构,契卡里的犹太人占39%,换句话说拿苏联说事犹太人不仅是受害者也是凶手,也是施害者,这个话也有背景,之前是美国历史学家丹尼尔·乔纳·戈德哈根的书翻译成德文,造成强烈冲击,也翻译成中文,《希特勒的志愿行刑者》,把德国人从上到下全部说成是反犹的。马丁霍曼说这句话要得出什么结论,他又拐了一个弯说“我说这个目的不是想说犹太人是施害者,我想说的是无论是德国人还是犹太人我们都不是施害者,世界上的坏人只有一种就是坚持无神论的共产主义者,这种才是坏人,我们德国人和犹太人都是无知的,以后他是基民盟,最后他的结论是:“基督教才是一种捍卫生命的宗教。”他被开除了,其实开除他说实在的,站在中国人的角度这个话我可以说,我觉得他有点儿冤枉,怎么冤枉?德国基民盟是世界上少有的党里边唯一一个把他的宗教信仰写上党旗的,基督教民主联盟,严格讲他这句话是捍卫了他的党旗或者是翻译成中式话语甚至表达了他们党的初心,但是他犯了一个错误,德国不管是过去或者是现在骂共产党一点危险都没有,但是犹太人不可骂,他把这两个扯在一起,所以犯了大忌,马上被开除,这个事情没完,只不过戛然而止,然后就完了。

我要说的是曲折的冠军之路,”冠军”肯定是一个反讽表达,它有弦外之音,这个问题严格来讲没有结论,需要我们继续的思考和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