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交流详情

日本摄影家久保田博二先生作品今日捐赠入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捐赠仪式现场

2016年9月至10月底,作为玛格南图片社成员的日本摄影家久保田博二先生的个展“观之物语”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在社会上引发了热烈反响。时隔两个月之后,在久保田博二先生的帮助与收藏家柳澤卓司先生的慷慨支持下,其中的十五件作品再次返回了央美美术馆。2016年12月5日,“久保田博二作品捐赠仪式”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会议室举行。

久保田博二作品收藏家柳澤卓司先生、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唐斌副馆长、美术馆典藏部主任李垚辰、典藏部副主任郭红梅、学术部副主任高高与其他各部门馆员以及学院和外界媒体出席了捐赠仪式。




唐斌副馆长首先代表中央美术学院对柳澤卓司先生的慷慨捐赠和远道而来表示由衷感谢。他回顾了久保田博二先生的摄影创作与中国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渊源、其对中国上个世纪青年人的摄影艺术自沙龙风格向社会观察转变的影响及其与中国人民之间建立的深厚友谊。此次捐赠共涉及久保田博二先生此前展出的十五件作品,唐斌副馆长表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将会珍视并进一步研究这批作品,在合适的时间向社会进行展示。同时,唐斌副馆长介绍,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在近年来十分重视国际重要艺术家摄影作品的收藏,美术馆典藏部目前收有马克•吕布、安斋重男、阿涅斯•瓦尔达等多位世界著名摄影家的作品,此次久保田先生作品的入藏,对于中央美院美术馆在影像类作品收藏及建设上具有重要意义。

此次获捐得到久保田博二先生对美术馆的热心帮助以及柳澤卓司先生的大力支持。柳澤卓司先生向唐斌副馆长转达了久保田博二先生对央美美术馆工作团队的赞赏与感谢。唐斌副馆长也代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邀请其二位在未来保持与美术馆的亲密合作。



柳澤卓司先生是久保田博二先生的好友、作品收藏者,他是日本写真弘社的社长,多年从事摄影作品的印制工作。他首先非常感谢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组织这样一个捐赠仪式,表示非常荣幸此次能够向中央美术学院捐赠久保田博二先生的作品。他与久保田博二先生是多年好友,相识于1968年的纽约。1980年代开始,他开始收藏久保田博二先生的作品,他认为久保田博二先生的作品虽然很多是纪实摄影,但都有着很深的哲学意味,尤其是对于人的生存的关注。

久保田博二先生自1970年代开始拍摄中国,这次在10月份,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观之物语”展览的一百多件作品都是当时在中国拍摄的,而柳澤卓司先生很荣幸的收藏了其中的50幅作品。他认为好的作品应该在能够更好发挥作品作用的地方保存,所以,中央美术学院的展览结束之后,当久保田博二先生提出想从柳澤卓司先生收藏的作品中向中央美术学院捐赠15件作品的时候,他欣然答应了,并表示这是一种荣幸。对于捐赠的作品,柳澤卓司先生和久保田博二先生进行了多次的认真沟通和商量,最终确定了这次捐赠的作品清单。他说,这些作品是久保田博二先生最好的作品,在世界范围的摄影当中也是比较好的。最后,柳澤卓司先生再次感谢中央美术学院对于久保田博二先生艺术的关注、研究和推广。


作品捐赠暨证书颁发现场

此后,柳澤卓司先生向唐斌副馆长转交了捐赠作品清单,唐斌副馆长则代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向其颁发收藏证书。此次捐赠的15件作品,出自久保田博二先生自1978年至1985年期间在中国各省份拍摄的系列作品,这些作品曾在展览上得到了中国观众的特别喜爱。


工作人员与柳澤卓司先生合影

关于久保田博二先生

久保田博二(Hiroji Kubota)1939年出生于日本东京。 早年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毕业后前往纽约,立志成为摄影师。1965年,他在芝加哥停留一段时期后,搬回纽约成为一名自由摄影师,同时详细报道了“大纽约特殊教育计划”,并开始与马格南图片社合作,从而成为这个著名机构的第一位亚洲成员。久保田曾专注报道过美军占领冲绳、解放西贡,后来又将报道的范围扩大到缅甸、朝鲜、中国以及日本。特别是1978-1985年,久保田完成对中国所有省份的报道,历时七年多,共计1050天,在中国拍摄二十多万张照片。随后,《中国》这布著作被翻译成7种语言发行,其同名展览在美国、日本、欧洲和中国等多个著名美术馆展出。至此,久保田博二的摄影作品对一大批活跃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摄影师产生了重要影响。

捐赠作品


1983年, 浙江杭州祖先祭祀活动。 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83年,江西南昌,放鸭子。 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81年,西藏拉萨。 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80年,宁夏中卫。羊皮筏子。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82年,河南巩县。石像。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82年,内蒙古巴彦乌拉浩特。骑着骆驼的男孩们。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81年,辽宁鞍山。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81年,吉林延吉。踩高跷。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82年,云南西双版纳。 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79年,我第一次开始在旅行,喀什人仍旧戴着毛像章。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79年,上海。上海一个京剧演出的化妆室内。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79年,桂林高田。朝霞映照富饶地区。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81年,黑龙江佳木斯。松花江冬泳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84年,北京.昆明湖上的滑冰者。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1984年,海南岛。新细绳修面。久保田博二  50.8x61cm


李垚辰、尹冉旭/文
尹冉旭/编
董慧萍/现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