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交流详情

馆长带你看展览:一部最全的观展指南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第三届CAFAM双年展-空间协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 11月9日开幕至今受到了各界关注,本届双年展围绕“空间协商”实验性地拓展了艺术在今天社会中的边界和无限的可能性。

11月13日下午两点至五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王璜生馆长为公众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导览讲解,导览活动从美术馆开始,延伸到花家地实验小学展区、望京医院展区以及中央美术学院教学展厅。在对参展作品一一进行详尽、生动、全面的介绍和阐述过程中,王璜生馆长也对本届双年展的组织理念和展览筹备过程做了生动、细致的介绍,现场观众包括来自各行各业的艺术爱好者以及各年龄层的学生。

导览从美术馆开始——



在一层展厅,王璜生馆长首先介绍了本次双年展的两个关键词—— “空间” 和 “协商”。此次双年展旨在人们熟悉的美术馆常规展览空间之外,和艺术家一起探索当代艺术在社会空间、心理空间、人类精神空间的边界和可能性。而 “协商”是此次双年展最为独特的工作方式,由200多位艺术家自由提交方案,并与双年展工作组包括协商员和各界专家平等地进行讨论。这样的方式自然为更大范围的艺术创作者、学生和当代艺术的爱好者提供了自由表达的机会,同时也让来自各个行业的人士了解当下艺术家的思考和创作实践。

王璜生馆长介绍,作为主办方,央美美术馆希望这届双年展能不同于以往双年展的"大牌云集",而是做出由更多大众参与的、具有更广泛文化影响力的、大家能主动并敢于发出声音的、自由平等交流的、“没想到是这样的”CAFAM双年展!

双年展的理念也贯穿于展场的设计中,由脚手架搭建起来的 “二维码丛林” 引出了 “空间生长”的概念和意象,这也隐喻了美术馆的不断生长和自由延伸。在开满二维码之花的丛林中,观众可以扫码进入艺术家的作品空间和协商讨论的现场,同时也可以将链接发送给全球各地的朋友,使方案存在的空间无限延伸。



在一层展厅,王璜生馆长介绍了除二维码丛林之外的几个落地的方案作品。包括咖啡厅前的《行为艺术大舞台》、阶梯处的几排不同种类和品牌的“酒”方案以及通往二层转角处的《溪山国际旅游区》等作品。其中隐藏于通道的一个作品,是关于城乡结合部这处城市的特殊空间,以特别的语言讲述了生活于此的人们边缘的生存状态,充满了人文关怀,也引发了大家的诸多共鸣。





在二层展厅,王璜生馆长无一疏漏地为大家讲解了每一件作品。在谈到位于展厅起始处的“知识谱系考”时,王璜生馆长介绍说,CAFAM双年展从第一届 “超有机” 开始就设立了作为展览一部分的“谱系考”,这在其它展览中并不常见。他认为,展览并不只是视觉的呈现,而是也希望通过谱系考的板块,为观众提供系统的关于展览的背景知识。此次双年展为观众提供的知识谱系考涉及了 “民主”、“协商”、“自由”、“多元文化主义”、“知识分子” 等概念。



在导览的过程中,王璜生馆长提醒大家不同的作品需要不同的观看方式,如有的作品需要慢慢地靠近,感受作品给人带来的震慑力,同时大家也可以安静地坐下来观看,在姿态的转换过程中,体验自己微妙的心理变化。

 

王璜生馆长还介绍说,有一些作品本来想在某个空间进行展示,但是最终没有协商成功,此次展览主题是 “空间协商”,好几件作品都需要与特殊的社会空间进行协商,整个过程构成了此次双年展中非常有意义的社会实践;在介绍《天真之歌》时,他结合自己观看艺术家沃尔夫冈作品的经验,讲述了艺术作品的 “气味” 给人带来的那种直接的微妙感受和所唤起的美好、天真的记忆,强调了不同的感官在艺术创作中的重要性;另外,此次展览尤为特别的一个现象是,很多地方上的非著名院校、各行各业的公众,包括农民工以及十几岁的高中生都提交了方案,非常难得地参与到了当代艺术的创作中来。





在移步穿越美术馆空间的过程中,王璜生馆长一一且详细地介绍了所有作品。

移步至花家地实验小学——



此次CAFAM双年展尝试性的拓展了艺术的公共边界,在校外公共社区中设立了展场。在介绍完美术馆展区的作品后,王璜生馆长引导观众一同来到了花家地实验小学展区。馆长介绍,学校这样的场所,对于向公众开放非常敏感和谨慎,因此小学这个展区对于双年展而言非常难得。



在花家地小学展出的作品,结合了孩子和小学教育的特点,将当代艺术的创造性和新兴的思维方式融入到这一代孩子的成长教育之中。进入教学楼,第一件作品就是李汉周的《树林小传》,馆长介绍这件作品选取了文学作品中有关树这种生命体的种种意象和描述,从地面延伸至楼上的墙壁,充满了诗意。这件作品放置在小学中,一方面是与生命、成长有关,另一方面则与学校对孩子文学修养的培养互动结合。

同样,王璜生馆长向大家介绍了花家地实验小学展区的所有方案作品,并多次表达对该校支持、参与、认同CAFAM双年展的由衷感谢。









最没想到的展览空间:望京医院——


此次CAFAM双年展中,最让人出乎意料的展区大概就是望京医院了。在医院展览当代艺术作品,实在是抛给了观众一个大大的“没想到”。

观众与王璜生馆长离开花家地实验小学,走过望京医院的急诊大楼,来到了CAFAM双年展的望京医院展区。王璜生馆长介绍说,在此空间中的作品都与生命、身体相关。在展示过程中,不同背景的观众,观看方式的不同,可以引发出对作品的不同解读。比如赵子淇的作品《微视角》,大多数观众或许从审美、社会学的角度来欣赏、解读作品,而医务工作者在观看这些作品时,则可能会对每一张图片的病理做出分析。



关于艺术家章燕紫的作品《透气不透气》,王璜生馆长介绍说,艺术家原本并没有想过要将作品放置于医院展示,但最终在协商的过程中认同了这一提议,这就将作品置于了一个既相关又陌生的语境中。这件作品初看让人感觉到血渍带来的恐惧和阴影,但细看则是中国山水,艺术家通过艺术创作将血腥转化为对人心理的安抚和治疗。



关于另一件作品,艺术家沈少民关于人死亡之后身体以及生命延续的作品《我是我自己的结果》,王璜生馆长也做了非常详细的阐述,艺术家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献给患者,并且与其签订合约,在其离世后,继续将角膜捐献他人。在发动艺术家参与到这个关于身体和生命的作品的过程中,艺术家通过捐献自己的眼角膜将自己观看世界的方式不断传递下去。



布展过程也遇到了种种困难。潘子申、牛大悟的《愈 • 合》利用了早期的医疗X光仪器来呈现,工作人员寻找了很久,终于在丰台找到了这样的器材,使作品如期展出。





返回中央美院教学展厅——




最后,馆长带一行观众回到了中央美术学院,参观了学校教学展厅的作品。馆长介绍,此次教学展厅的作品很多都与垃圾有关,利用各种日常废弃物创造新生的艺术作品。



在此次导览的最后,王璜生馆长与观众进行了交流,有观众提出当代艺术家知识体系的问题,馆长认为当代艺术家的知识系统需要更丰富、开阔,不能只停留在艺术的范畴之中,但也不是无限的开阔,需要有自己的个性和专注的部分。另外有观众问了关于艺术平民化的问题,馆长回答说,现代艺术是从象牙塔走出、突破精英艺术的过程,但是打破之后反而和大众之间产生了更多的隔阂,因此大家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先锋艺术打破精英文化的壁垒之后,如何真正融入民众之中。同时,王璜生馆长认为,当代艺术的平民化并不等同于娱乐化、游戏化,需要内在的严肃、先锋的思考和观念的支撑。



此次时长三个小时的“馆长带你看展览”活动中,王璜生馆长热情地为大家导览了四个空间的所有参展作品,深入浅出的方式、幽默风趣的语言以及极具亲和力的互动,留给观众一次印象深刻的艺术之旅。同时,无一漏下的方案作品详细阐述,也为本届CAFAM双年展留下了最为完整的一份观展指南。本次导览活动同时带给了观众关于诸多问题的思考,在热烈的讨论中圆满结束。




吴澄、尹冉旭/文
尹冉旭/编
王育琪/现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