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教育>研讨会与讲座>研讨会与讲座详情

研讨会与讲座详情

《艺术的根本就是对人本身的关注》 | 田世信先生讲座《雕塑与我》


2017年10月26日18:00—20:00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顺利开展了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联合田世信工作室共同组织策划的田世信先生讲座《雕塑与我》。
现场由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系主任吕品昌教授主持,特邀了雕塑系展望教授和版画系主任王华祥教授作为嘉宾向田世信先生提问并对谈交流。



田世信先生就《雕塑与我》从自己不同时期、不同题材的创作过程中分享了自己多年来的创作思路及自己对艺术的思考。展望教授从亦师亦友的视角分享了田世信先生对自己艺术创作的启发和思考,以及与田先生相识相知的生活趣事。王华祥教授作为田世信先生的学生,更是从田先生早年的经历及创作进行了非常生动的介绍。讲座现场学术氛围浓厚,在座观众踊跃举手提问,艺术家们针对观众的提问和艺术未来的发展方向进行了生动的探讨及解答。




田世信先生在讲座中分享了很多自己对艺术和生活的感悟:

“在贵州生活的25年,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25年。贵州人勤劳、苦中作乐的生活态度早已融进我的血液。早期少数民族系列的创作完全是我内心深处对少数民族人们真正敬意的自然流露……”


“很多学艺术的人都知道说我们要向传统学习,尤其是我们中国人!但是如何学?学什么?如何消化成为自己的东西,这才是最难的!”


“《母与子》是我在八十年代就猎取到的一个主题,母子之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谁都是母亲生出养大的。每个人,不管好人、坏人,对母亲的爱都是最真切的,我也不例外。我紧抓这一主题,反复做了又做,每一次做完都有新的体会,但几天后却又觉得让我不尽满意,故此做了又做,才有了今天十三件大小不同的《母与子》系列。”


“《躯干》系列的创作我吸收了中国古代菩萨造像的一些语言方式,琢磨了东方人视线中女性形体美的独特韵味。我认为中国古代女性的美是含蓄、内敛的,是圆润的,流畅的。因此我在处理形体的时候尽力的做出我心目中的女性美。如果非要说的话,我认为这就是一种东方的、中国的审美。这一时期,我做了很多类似女性躯干更加符号化的尝试。”


“《秋瑾》的创作,首先源于我对人物本身的敬重。后来我从大量照片资料中发现,秋瑾本身自身的形象是非常符合中国人对淑女的形象概述。这样一位外柔内刚的女性,引逗出了我创作时在造型语言上进行的大胆尝试。”


“人作为社会的个体,其社会属性是人的基本特征。”


“艺术的功能在我看来大致有三部分:一则是供人们玩味、消遣;第二则是满足人精神世界的想象需求;第三是用自己熟悉和擅长的方式表达自己作为社会个体对社会对的关注。”


“从我上本科的时候就喜欢谭嗣同这个人。谭嗣同敢为天下先,敢为革命流血的勇气让我无比崇敬。因此,我从本科就开始画他,后来不断的尝试做谭嗣同肖像。”“我反复的做老子、司马迁、王阳明、谭嗣同、秋瑾、鲁迅、傅雷、梁漱溟等历史人物,是因为我是内心里深深地喜爱他们。他们的人生充满了这样那样的悲剧色彩,但是他们都是有历史担当的人物。

从造型语言上,这一类创作大量吸收中国传统造型,比如,司马迁的造型,基本沿用了汉俑的造型语言,外形简练,有张力。”


“帝王是社会中的一个个体。因此我在创作《王者之尊——与故人对话》系列的时候实际上是在探讨人作为个体对社会整体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王者之尊——与故人对话》从雕塑造型的本体语言来说,我着重探索的是中国古代传统线描人物造型如何转换到现代雕塑立体造型语言中,也就是我常说的与故人对话的含义之一。从雕塑材料语言上《王者之尊——与故人对话》系列我用了多年研究的脱胎夹纻大漆的方法制作,因此从材质方面来说我也花费了巨大的精力。通过多年的实践工作,我深刻的体会到中国传统的大漆夹纻可以在雕塑创作方面发挥极大的能量!”




“我非常喜欢朱光潜先生说的一句话:人生本是一场热闹戏。我觉得对一个艺术家而言,无论是用什么手法,无论我是用木头、石头或是其他任何材质创作,都是想真切的表达我对于世界、对于社会、对于人最真实思考,感受和态度。因此对于我来说对人本身的关注就艺术的初衷,也是艺术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