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教育>研讨会与讲座>研讨会与讲座详情

研讨会与讲座详情

北川富朗:岛屿上的艺术节

这里有一群小岛
曾经美丽丰饶
但因历史和自然的原因
逐渐被荒弃
一位策展人发现了这里
用艺术家的作品改变了小岛的命运



2017年3月19日下午,国际艺术界著名策展人、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及濑户内国际艺术祭发起人北川富朗先生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举办讲座“艺术唤醒乡土——瀬户内国际艺术节”,从艺术节的起因,到艺术节的艺术品、建筑,为听众展现了一个艺术如何带动地区发展振兴的美丽故事。讲座主持人为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邬建安教授,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赵刚先生担任翻译。从下文为讲座整理内容的节选。(文中“我”指代北川富朗本人)


▲主讲人:北川富朗先生


▲主持人: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邬建安教授

艺术节改变岛屿的命运

“瀨户内国际艺术节”是在日本的瀨户内海进行的,这里有十二个岛,每个岛就是一个艺术节会场。自2010年起,这里每三年举办一次艺术节。在2013—2016年间,随着高见岛、高松岛和宇野港的加入,逐渐形成了现在的规模。

可是,在几年前,这里并不为公众所接受。因为亚硫酸的侵蚀,直岛和犬岛这两个地方的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破坏。丰岛因为工业垃圾的非法投弃,变得人迹罕至。大岛是麻风病人集中的一个岛。这里本来是一个吸引游客自由往来的一片海域,但是由于生态原因,变得让人们敬而远之。在这30年中,我们用艺术重新改造了这片岛屿,让人们重新认识到这里的美丽。


▲濑户内海的岛屿分布图

在麻风病人群居的岛屿开一个艺术节

在大岛地方,生活着很多麻风病人。其实从1955年开始,麻风病就可以用药物进行控制的,但是直到1996年,这些麻风病人就一直生活在这个岛屿上,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本来是可以回到自己想去的地方进行生活,但由于人们异样的目光,乃至更多的因素,到目前为止还有62个人在这生活。所以我萌生了在大岛这个地方,举办一个艺术节的想法。

当提出艺术节的方案时,遭到了政府官员和一些当地人的反对,因为他们不想把当地不好的一面展示给公众,为了说服他们,我做了大量的工作。我对他们说,如果大岛的形象不作出改变,濑户内艺术节就毫无意义。在我的努力下,终于通过了这个方案。


▲在麻风病疗养院设置的画廊及资料室

开办夏令营吸引更多的孩子来到岛屿

我们甚至在这里开展了夏令营的活动,搭建各种帐篷,吸引孩子们前来参加。为什么要把这么多的孩子带到岛上?我的理由是因为这些麻风病人都已进行了绝育手术,所以他们本身没有孩子,没有孩子意味着没有希望。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需要鼓励他们在这个岛上进行快乐的生活,所以我们举办各种各样的夏令营活动,让他们感到快乐的同时,也让这个岛上有一种生命的延续的可能。

我们在岛上开办了一个广播电台,让孩子们参与进来制作各种节目。因为麻风病人的眼睛是看不见的,但他们每天可以在广播中听到孩子们的声音,慰藉他们的心灵。

我们也策划了各种艺术的创意活动,参加这些活动的不光有日本的孩子,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孩子们,他们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他们通过这些活动进行交流。我们策划这些活动的目的是,海洋是贯通全世界的,人和人之间的一种心灵交流也应该是无障碍的。



用艺术改造当地人的居住环境

我们跟当地很多人进行一些合作,希望把他们居住的环境变得更有趣。比如,将一些旧设施改造成酒吧,吸引了很多日本知名音乐家来到这里举办各种演出。这是在当地从未有过的,大家在这里可以听音乐,也可以交谈。这些酒吧极大地丰富了当地人的生活,让很多人走出家门,参加在这里举办的一系列沙龙活动。


▲直岛钱汤,大竹伸朗的作品。能在此实际入浴的艺术设施,用从宾馆搬來的小象及屋顶种的松树进行装饰。


▲海鸥的停车场   木村崇人


▲宇野的黑鲷,艺术家Yodogawa-Technique收集空罐、瓶子以及废弃的日用品所制作的黑鲷艺术品,它是第一届艺术祭所设置的作品。之后持续“重整门面”,替换了因海风风化的部位,讓它脱胎换骨重生。

让久别的岛民回归岛屿

在男木岛上,因为人口的严重老龄化导致岛上的孩子非常少,这里的学校几乎没有孩子。于是,我们在这个岛上的学校里面与很多艺术家举办了一些活动。有一位女孩子,曾经离开了她所生活的岛屿,听说了我们这里的艺术活动以后非常感动,于是决定回来。并且在她和她父亲的努力下,现在有39名岛民又重新回到了自己曾经生活的岛屿。现在的男木岛上有中学生4个人,小学生有4个人,还有幼儿园的孩子。


▲男木岛的陆地壁画项目

2 与艺术共生的岛屿

“瀨户内国际艺术节”每三年会邀请日本及国际上知名的艺术家来到岛上参与创作。如草间弥生、安藤忠雄、山本博斯、林天苗、宫岛达男、坦尼亚·普雷明格(Tanya Preminger)、邬建安、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等。艺术家与建筑师根据当地环境制作作品,不仅与岛上的生态进行了有机的结合,同时也体现了艺术原生的创造力。


▲橄榄之梦,来自艺术家王文志,约5000根当地产竹子建构的巨大设施,內部有如舞台一般,參观者能巡访其中,本设施的存在让周边景致截然不同。

丰岛美术馆

位于日本濑户内海丰岛的丰岛美术馆,是为2010年的“濑户内国际艺术节”设计的。这个美术馆代表了丰岛的一段历史,也成为了丰岛标志性的建筑。

丰岛曾经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岛屿,但是因人为非法投弃工业垃圾,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环境,农业随之变得萧条。我们在设计这个美术馆的时候,就想告诉人们农业对于这个岛屿的重要性,于是在美术馆外观设计上采用了稻米的形象。

就是这样一个美术馆,却在全世界排名到前10位,它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有三个特征,首先你会发现在美术馆的地面上,有一些细小的空洞,不时会有水滴从这些空洞中涌出来,风吹过来的时候,有些小水滴会汇聚成一颗大水滴,或者散落成更多更小的水滴。第二点就是水滴的各种生动性,这个水滴本身来自地下水,但涌出地面之后每一滴水都是不一样的,每一滴水一冒出来就像有了生命,之后的走向千变万化,无法预期却又充满惊喜。第三点,美术馆的屋顶是倒扣在地面上,屋顶的弧形与水滴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这其中有很大的对比性和表现力。

这件作品是建筑师西泽立卫与艺术家内藤礼共同设计的,它需要完美的空间设计与精湛的施工相结合才能完成。地面呈缓坡面,从地下涌出的水滴会根据巧妙的幅度来流动,表现出各种各样的艺术形态。这个作品的成功,不仅需要建筑家和艺术家,而且需要有能力的建筑工人,三者的密切配合,才能成功完成这个艺术作品。


▲丰岛美术馆

地中美术馆

位于直岛的地中美术馆是建筑大师安藤忠雄的作品。他最擅长以清水混凝土、几何形状、水、光等基本元素来营造空间。为了避免破坏濑户内海的整体风景和自然环境,美术馆是嵌入在地下的。照明全部依赖于从凿于山腹的几何形开口中透出的阳光,他的作品就像一个照相机,通过精心设计的窗口,我们可以看见一个移动的天空,移动的海洋,这也是安藤忠雄建筑的魅力所在。




▲安藤忠雄设计的地中美术馆

草间弥生的黄色南瓜

如果这张照片里只有一片海洋,我们一定猜不出这是什么地方的海,或许是济州岛,或许是青岛。可是当我们看到海边有草间弥生设计的这个黄色波点的南瓜,我们就知道了,这是瀨户内内海的直岛。艺术可以赋予这个地方的活力和生命力。

关于这个南瓜还有一个笑话,刚摆在海岸上时,在瀨户内海行使的船只上的渔民看见这么一个巨大的怪物,还以为是一个新型的炸弹。当时并没有用螺栓固定住,为了防止台风来时被吹走,就把这个南瓜打了几个眼,就把它固定岩石上面。


▲这个波点南瓜成为直岛标志性的艺术品

公转·自传

来自中国的艺术家林天苗在在男木岛做了一个叫做“公转·自传”的装置艺术品,这件作品在一间空屋内陈列,是用废弃的日用品组合到一起制作而成。作品呈抽象的造型,并且涂抹上全新的色彩,再以马达启动这些装置,让装置呈现动态。林天苗是中国最早涉足装置艺术的女性艺术家之一,也是被批评界评为最具女性主义特征的艺术家之一。然而,她自己对于“女性主义”这种评价却并不“感冒”。她确实曾以女性的视角创作表现女性的作品,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事。


▲林天苗的作品“公转·自转”

心脏声音资料馆

在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设计的建筑中,人们到里面能够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这件作品想说明,地球上曾经有过550亿个人,但是每个人心脏跳动的声音都是不一样的,通过心脏跳动的不同声音可以表现出每个人不同的个性。当人们进入到这个空间的时候,这个灯光会进行点灭,同时我们会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


▲克里斯蒂安的作品“心脏音资料馆”

女木岛名画座

用废弃仓库发表由绘画、影像构成之剧院状的装置艺术,座位区能看到作者自己用绘画装饰的包厢,休息厅中则展示有电影明星的沙龙照、绘画作品等,有如凝聚了曼哈坦老电影院的记忆一般。艺术家依田洋一郎的这件作品是把电影院废旧的椅子买回来进行搭建,把自己喜欢的电影院、喜欢的电影带到了女木岛。


▲依田洋一朗的作品“女木岛名画座”


▲JR宇野港线  艺术计划。JR西日本观光列車「LaMalle de Bois(行李箱)」——宇野线的车站造型艺术计划,让游客可以享受从本州到诸岛屿门户的移动时间。

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他们有各自发挥创意,结合了当地的风土人情,甚至与岛上居民共同完成创作,当岛上日常生活的一景变身为艺术作品,小岛也能站上世界舞台,不仅吸引世界级艺术精英参与,更是吸引更多的观光游客来到这里,在欣赏环海地区的美丽风光的同时,发现艺术的魅力和价值。




▲讲座现场

编辑:来佳音,耿菁华
摄影/李标
图片来源/濑户内国际艺术节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