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教育>专题访谈>专题访谈详情

专题访谈详情

李垚辰:北平艺专展览与典藏部的幕后工作

采访时间:2012年12月4日星期二下午三点
采访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咖啡厅
采访对象:李垚辰(以下简称“李”) 
采访记者:段子迎(以下简称“记”)

记:对于普通观众来说,美术馆典藏库房是一个比较神秘的地方,想请您具体谈一谈,您以及团队是怎样在库房进行工作的?比如清点作品方面,这次展出的作品怎样被整理出来的。

李:我们是从2009年末开始一直到2010年的6月份,陆续将老美院陈列馆库房的藏品迁进新馆的,现在一直在进行库房的整理工作。在库房清理作品,还是根据以前的单子,搬运的时候有编号,根据编号按照年代、作者等进行整理。一些藏品的登记信息不全,而这一次,我们要做藏品的数据库,就会有意识地对这些作品进行调查。

比如这次展出的吴法鼎的作品,作品上签写的是“新吾”,所以原来登记表上写只是“新吾”。对于学油画的学生来说,“新吾”这个名字非常陌生,我们大多不知道“新吾”其实是吴法鼎的字号。当时我看这幅画的时候,只是以为这是一幅很老的老油画,一般美术史也查不到这张画,后来根据吴法鼎的小传才发现“新吾”其实就是吴法鼎。因为我是库房管理员之一,我自己是油画专业的,对油画比较感兴趣,所以我专门针对这些没有名字的作品去补全信息,自己去查传记,才发现这幅画以前也有被出版过,所以确定这是吴法鼎的作品。并没有专门布置任务让我说去查哪些内容。还有一些,比如像齐振杞的画,作者栏有缺失,但画上有签名,我们就把信息补录入进去。

记:这次展览筹备过程中发现的艾中信作品《枕戈达旦》,据说在发现之时,受损较为严重,能为我们介绍一下作品的修复过程吗?另外,这幅作品最终并没有展出,原因是什么?

李:我们发现的艾中信作品一共有两个,一个是表现游击战的《枕戈达旦》,另一个画的应该是在重庆举着青天白日旗欢迎国民党军队的游行场面。这两张画发现的时候,后者被打了叉,而《枕戈达旦》是折损,一看就是之前被卷起来过,折痕非常严重。我们现在的修复是,《枕戈达旦》主要做颜料加固,让它不再脱落,补色这方面我们正在研究方案,再决定是否要补色。另一张画我们还在讨论修复方案,还没有确定这把“叉”到底是去是留。这两幅作品没有参加这次展览,我们还是想以一个比较好的面貌将它们呈现出来。

记:修复是一个非常重要,但容易被忽视的环节,这次的作品修复是由哪些人完成的?在将来,有没有可能将这一部分的内容公开展示出来?

李:这次的修复工作是由我们专门的修复师完成,比如徐研老师是从列宾美术学院修复专业毕业的。之后我们这里会建修复中心。我们之前有办过修复展,包括这次展览孙宗慰的《青城幽径》就是那次展览展出过的。以后慢慢修复量大了以后会做这方面的工作。

记:这次展览的陈列风格令人印象深刻,采用红色和钴蓝的背景,灯光看得出来非常讲究,比较好地展示和保护藏品,能为我们具体介绍一下这方面的内容吗?

李:这个颜色是王馆长设计的,以前乌菲齐的展览用过相似的颜色,但这次展览展墙的红色要更深一点,主要是呈现一种经典性,而且红色属于暖色,给人温暖的感觉。钴蓝的话,是与民国那种气质相符,比较沉静。我们这回用的灯光,除了射灯来照,展厅没有任何其它灯光,以营造一种暗的气氛,一种安静的观看环境,让大家能够静下心来品味这些藏品。而且灯光的话,我们都是通过那些测色温的仪器,不至于光线太热或太冷,对藏品进行保护。因为油画如果光照太强,会加速它的褪色。

记:美术馆这次非常有诚意的“汇报”展览为美术馆树立了很好的形象,有助于老一辈艺术家后代及其他外界人员向美术馆提出捐赠和保管,不知最近有没有相关的收藏计划?

李:我们想通过这次展览呼吁大家填充这方面的空白,相关的收藏计划需要与老先生们询问,制定一个具体步骤。明年会有一个韦其美先生的展,争取在那个时候向家属争取到韦先生在北平艺专时期的作品。

记:这次展览只是展出北平艺专时期的西画部分,应该还会有第二回、第三回展览,展出其它门类的作品?

李:我们之前策划的只是一个展,比如西画、中国画、雕塑、版画等都放一块,但是数量比较大。最终我们还是希望做得比较精致和深入,之后会按计划推出中国画、版画、雕塑等按不同门类展示,形成一个长期馆藏陈列。因为陈列对于美术馆藏品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我们争取能够固定陈列。其实我们这次展览已经达到新美术馆最长的展期了,共有6个月,不过我们也需要一个转换的过程,通过不断地办展摸索经验,最终的效果应该是美术馆会有一个固定陈列的区域,展览会更替,比如某个展厅基本是藏品陈列展。

记:当前,世界各大美术馆相继推出了网络在线观看作品的平台,请您谈一谈目前美术馆数字化系统的建设?

李:我们的数字化平台首先是完善美术馆网站,将藏品陆续登录进去,现在油画部分已经录入了大概几百件作品,从20世纪20年代到2007年作品基本都有录入,版画部分也是,大家可以查询。我们还在讨论和探索这些图片怎么上传,怎么跟数据库结合得更好。数字化的另一方面是,我们每次展览都会做数字虚拟美术馆,也就是说展览撤了以后还能够通过这一平台观看这个展览,我们美术馆一楼大厅两个电视屏幕上都在循环播放。美术馆网站的首页的左下角也有数字美术馆的链接,大家可以去看。

记:就拿这次展览来说,藏品的鉴定和研究是非常重要的,典藏部门如何与其他部门合作,例如学术部,公共教育部等?

李:咱们的展览会配合一些系列讲座,公共教育活动会组织一些参观和衍生品的发布。而典藏部门主要介入有关藏品的展览。现在美术馆的展览主要是学术部牵头,而藏品展的话,典藏部会参与更多,比如这次的展览。

记:美术馆现在鼓励青年学者参与到馆藏研究的工作中,请问青年学者如何参与,有何具体要求和程序,可以获得怎样的研究渠道?

李:慢慢我们会开展一些活动,与人文学院师生或其他青年学者合作,来做一些项目。我们的网站上有申请表格,研究者可以进行申请。现在这方面是一个起步阶段,比如这次展览请曹庆晖副教授来进行学术主持,介入展览并做一些研究工作。因为现在每一个作品都需要阐释,需要将其历史充分挖掘,我们需要学者的支持。

来源:CAFA艺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