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典藏>藏品与研究>藏品与研究详情

藏品与研究详情

追源溯流,钩沉往事——“国立北平艺专与民国美术”学术研讨会综述 丛涛
 

1918年,北洋政府教育部在北京设立了中国近代第一所美术类专科学校,此后一个世纪,这所学校在不同的社会思潮、政治背景、办学主张、学科范畴的更迭中,历经美术艺术、专门专科、北京北平等8次校名更替,最终于1950年新中国建立之初,以国统区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与新解放区华北大学三部美术科合并,建立了今天的中央美术学院。回顾这所对中国近代美术教育发展成熟有着筚路蓝缕之功的美术学府所经历过的风雨历程,国立北平艺专的发展史无疑折射出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的一个极为重要的面向,其与新文化运动相伴而生,是实践近代美育思想的重要阵地;留学东洋与西洋的艺术学子在这里燃起艺术星火,“美术革命”“精研古法”“艺术走向十字街头”,不同的艺术思想在这里激荡交锋,多元的艺术价值观念既有并峙亦有包容。然而,正因这所学校近百年的发展道路崎岖多难,较于稍晚的国立杭州艺专和早期的私立上海美专,国立北平艺专的历史在近现代美术史研究日益受到关注的今天仍然模糊不清。追源溯流,钩沉往事,在历史的脚步尚未远去之际,通过散落的文献和珍贵的回忆尝试理清这段对今天影响至深的历史,这项工作无疑对近现代美术史研究意义深远。

藉文化部“全国美术馆收藏精品展出季”之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于2012年底推出“馆藏国立北平艺专精品陈列(西画部分)”,通过不断地发掘整理馆藏资源,并结合中央美术学院图书馆和档案室的文献资源,呈现了一场极具历史文献价值的精彩展览,也为深入梳理和讨论北平艺专时期的历史提供了难得的契机。2013467日,由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院长尹吉男、美术馆馆长王璜生及人文学院美术史系副系主任曹庆晖策划召开的“国立北平艺专与民国美术”学术研讨会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众多关注和致力于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研究的专家学者应邀参加研讨会,展示了近年围绕国立北平艺专及其相关研究所取得的最新进展,并在现场展开深入的交流。如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在研讨会开幕式的致辞所言,针对国立北平艺专时期的历史进行深入的讨论,对于理解中国20世纪美术进程的整体状况有着重要意义。而此次研讨会上诸位专家的发言和交流,也为继续有效推进国立北平艺专时期的文献梳理与历史研究提供了参照和启示。

“国立北平艺专与民国美术”学术研讨会在两天的日程中安排了八场主题发言,分别围绕早期师资、画坛与师资、校史与画坛、资源与作品、美术教育、图案教育、油画与国画、作品与人等问题深入展开,兹按发言顺序将主题发言人介绍附录于下:陈继春(澳门美术协会艺术顾问);郎绍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郑工(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刘曦林(中国美术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杭春晓(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华天雪(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潘耀昌(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彭飞(广东湛江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副教授);陈瑞林(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张涛(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研究》编辑助理研究员);李超(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莫艾(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吴洪亮(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张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研究》副主编,研究员);曹庆晖(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美术史系副主任,副教授);万新华(南京博物院艺术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刘礼宾(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研究所讲师);殷双喜(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研究》执行主编,研究员);周博(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讲师);李中华(湖北工程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刘新(广西艺术学院教授);李公明(广州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授);吴雪杉(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朱京生(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研究员);蔡涛(广州美术学院艺术学研究所副研究员);许平(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处处长,教授);安永欣(中央美术学院图书馆馆员)。

研讨会首先由陈继春就国立北平艺专的第一任校长——1918年北京美术学校的创办人——郑锦留学日本的生涯进行了详尽的梳理考证。陈继春结合香山郑氏的族谱及地方志考察了郑锦的出身,在此基础上勾勒了郑锦在日本的人际交游圈,并进一步结合日本美术教育制度梳理了郑锦在日本先后就读于京都市立美术工艺学校及京都绘画专门学校的情况,发言中对郑氏引起日本画坛瞩目的《娉婷》《待旦》二作的风格分析,更为进一步研究郑氏归国后的艺术主张和风格提供了线索。郎绍君也以拒绝遗忘的目的,对曾在北京美术学校创校之初即担任中国画科主任,一度代理校长的萧俊贤进行了材料的挖掘和整理,结合散见各处的材料和画跋诗文勾勒了这位“纯粹而有成就艺术家和中国画教育家”的生平、与北京艺专之关系、辞职始末、与陈三立陈师曾父子交游等情况,并希望以此引起学界对于深入细致地挖掘近现代美术史个案材料的重视。郑工从“馆藏国立北平艺专精品陈列(西画部分)”中展出的李毅士所绘《陈师曾像》与《王梦白像》中所传递出的历史信息,进一步就李毅士何以选择陈师曾与王梦白作为绘画对象?以及1920年前后北京书画界的“复古”之风等问题进行了探讨,由此引出对“宣南画社”“花荫会”“阿博洛学会”及民国初年北京地区碑拓收藏、篆刻学发展等问题的关注。针对第一场围绕北平艺专早期师资的个案研究,评议人薛永年教授认为,针对美术教育史的研究,可以从机制、教育思想、美术思潮、课程设置、师资队伍、美术创作等很多方面去深入,但是最具有基础意义的工作是个案研究。对于美术教育家个案在丰富的历史语境中的把握,可以观察到被常识和习见遮蔽的历史,触摸到被实用主义的阐释阉割的鲜活生命,进而唤起有助于深度思索的历史记忆,故得探讨多元化美术发展的有利旗帜。

有过多年美术馆工作经验的刘曦林携一封上世纪80年代王子云的亲笔信对“阿博洛学会”的回忆开启了研讨会的第二场主题发言,刘曦林在完整呈现亲历者对于“阿博洛学会”的回忆的同时,还摘录了其对王石之访谈内容中关于抗日战争期间留守艺专的人员情况,为了解日伪时期的北京美术界提供了重要的史料。年轻学者杭春晓以《“国”的想象与表述——溥心畬的“自我假定”与“主体重构”》为题,从深入体察艺术家的心理认识及其在具体绘画作品中的隐显的角度,探讨了曾经任教于北平艺专的“旧王孙”溥心畬内心对“国”的复杂认识。华天雪以《徐悲鸿的一九四九》为题,针对19492月至4月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接受中共军管会接管的特殊历史时期,结合具体的档案材料探讨了徐悲鸿在这一时期的微妙境遇,并由此引发了徐悲鸿的教学主张、方法与新中国中央美院创建阶段所构建的“大致以延安时期的美术教育经验为基础,以现实政治需要为出发点不断摸索,在马克西莫夫训练班之后成型并趋于稳定”的美术教育体系间关系的讨论。主题发言之后,第二场评议人郎绍君就学术研究中如何利用口述史及艺术家个人的回忆录的内容以及如何清理认识日伪时期在北京艺专任职的教员等问题与现场的专家学者展开了深入的讨论。

第三场围绕校史与画坛展开的研讨,以美术教育史研究专家潘耀昌进行的名为《盛世修史——美院校史准备好了吗》的主题发言开场。潘耀昌通过中央美术学院与浙江美术学院的比较,针对传统与现代、为艺术而艺术与为人生而艺术、学术化政治与政治化学术等诸多问题,展望当下校史建社的前景。年轻学者彭飞,将北平艺专的师资构成、画会建立、作品影响、展览出版等情况置于其与整个民国北京画坛的互动关系中,进一步揭示了北平艺专的发展对于深入把握民国北京画坛的重要意义。同时,彭飞还针对国立京师大学校美术专门部成立的时间、江瀚曾就任国立京师大学校美术专门部学长、是否存在“中华大学艺术学院”、1928年徐悲鸿长校前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1929年至1931年间艺术学院负责人等问题进行了考证。陈瑞林与年轻学者张涛的发言都围绕齐白石的个案展开,陈瑞林通过考察齐白石与捷克画家齐蒂尔的交往,以及著名现代艺术家野口勇于1930年至1931年间在北平结识齐白石,并向齐白石学习水墨画等鲜为学界注意的往事,从理论高度提出超越“东方”和“西方”,“传统”和“现代”等二元对立的认识论和方法论,超越“文化冲突论”的僵硬立场,超越“中国画”“西洋画”“传播”“接受”和“创新”或“建构”类框架,以“互动交流”来研究历史和审视当下。张涛则试图通过文献资料的细致钩沉,厘清齐白石在国立北平艺专的具体任教情况,不论是于职业画家抑或是艺专教授的身份间游刃有余,还是根据艺专执事者是否诚心相待来决定教席的去留,其背后一以贯之的都是现实的经营生活之道。本场发言的评议人刘曦林针对发言内容,强调中央美院的校史研究应该从1918年算起,历史不应被割断,而1950年之前的北平艺专时期的前史研究应该受到重视,并且应该补充徐悲鸿时期之外的材料梳理。针对彭飞的研究,刘曦林指出应该在名单梳理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入研究,从名单的增删变动中触摸美术思潮的影响。陈瑞林通过国画复兴运动及齐白石的个案提出的“互动交流”论引发了刘曦林对于以林风眠和潘天寿为代表的“两座大山”论的思考,并由此提出以杭州艺专的情况为参考,进一步反思北平艺专对待中西艺术不同主张的具体情况。最后,针对本场研讨中齐白石个案所引起的讨论,刘曦林希望在思考齐白石受到不同艺术主张者共同推崇这一现象的同时,深入发掘其对于文人画转换的启示意义。

46最后一场的主题发言,主要围绕着资源与作品问题展开。研究中国早期油画史的专家李超,以“馆藏国立北平艺专精品陈列(西画部分)”中展出的一本张弦题赠北平艺专的《张弦素描一集》勾连出一段英年早逝的艺术家与北平艺专擦肩而过的“陈年旧事”,更进一步提出中国近现代美术资源“南北线”的问题,主张根据中国近现代美术特定的文化情景和历史条件,将南北两方的相关重要艺术群体、个体、机构、社团等,作为与论题相关的艺术资源的原发点和参照点,进行相关的历史之物和艺术之物复合,通过记忆重构、经典定位、价值评估和文化再生等环节的运作,逐渐形成趋于完善的艺术资源的保护机制和推广内涵。年轻学者莫艾以《艺术获得现实表达与历史叙述的可能——对徐悲鸿民国前期形式探索的再“观看”与理解》为题,通过对具体作品进行深入的形式语言分析,结识徐悲鸿民国前期创作中的实验性状况,并追溯给予徐悲鸿以内在影响的西方资源,更进一步将徐悲鸿选择的艺术道路置于中西艺术发展状况的大视野之中,进行如徐悲鸿身上所体现出的抒情性与中国现代历史叙述间的关联等问题的深入思考。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也以《求其在我——读孙宗慰的作品与人生》介绍了悲鸿弟子,一生奉行“朴素的现实主义”艺术理念的孙宗慰生平与艺术,并透露了希望联合关山月美术馆,在下半年将孙宗慰、庞薰琹、关山月、吴作人等前往西南西北写生的部分作品以展览方式呈现的预期。本场评议人陈瑞林就李超中国近现代美术“南北线”资源问题,进一步讨论了海内外艺术史研究所关注的区域流动问题,而区域流动又不仅局限于地域流动的问题,其中还包括有文化区域的问题。针对莫艾从形式风格入手讨论美术史问题的研究方法,陈瑞林认为,艺术史既是画家的历史,但更作品的历史,随着西方是学革命的推进,社会学、文化学、人类学等渗透进艺术史研究领域,人文社科其他学科为艺术史研提供了新的方法和思路,但艺术史研究要保持它的特性,形式风格的研究方法需要相应的重视。而本场发言的吴洪亮则恰恰通过揭示一位画家的心路历程弥补了单纯形式研究的不足,这无疑也值得大家借鉴。

47上午的两场主题发言,分别围绕美术教育和图案教育展开。张鹏研究员提交了《严修父子与中国近现代美术教育》的发言稿,就天津严修、严智怡、严智开父子对开启近代中国民智、普及美育所作的贡献进行了梳理,尤其是对曾于1934年就任国立北平艺专校长的严智开艺术主张和风格的介绍,为我们进一步了解艺专这一时期的历史提供了参照。本次研讨会的策划及主持人,会议的策划及主持人曹庆晖以《民国北京中国画学教育体系演进初探》为题,呈现了民国北京画坛所存在的“中国画衰败改良论”和“中国画进步价值说”两种不同的策略选择,而针对以往著述偏重于言说和放大“衰败改良论”而相应的忽视和遮蔽“进步价值说”的史实和价值这一情况,曹庆晖强调应对二者在民国北京画坛的实际影响力大小和体系化程度予以分析,重点研究“中国画学教育”在民国北京画坛的体系化过程与体系特点,并赋予其应有的现代位置,以此破除对民国北京画坛实际状况的历史误会或偏见。与曹庆晖试图展现多元而非单一的历史语境,呈现历史本身的复杂包容性的目的相同,南京博物院艺术研究所副所长万新华,从文献档案出发,梳理国立中央大学师范学院艺术学系的中国画教学情况,试图以此破除以往对于徐悲鸿教育主张一统中大艺术系的单一理解,恢复其生动多元的历史本来面目。近年来一直关注中国近现代雕塑引进与发展的年轻学者刘礼宾,也以《国立北平艺专之于民国雕塑的发展——事件发生以及其深层意义》为题,对以往美术史研究相对不足的北平艺专雕塑科的情况进行了梳理,并以此展开,讨论了北平艺专时期雕塑系教员及其所培养的学生,其作品在具体社会语境中的影响。对中国近代美术教育有着多年研究经验的潘耀昌在对本场的评议中指出,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研究的区域划分中,京津地区的研究相对薄弱,这首先应引起学界的重视。针对具体的发言,潘耀昌认为通过严修父子的个案反思清代改良者如何在进入民国之后继续推行和发展其理念是值得深思的;就曹庆晖对民国中国画学教育体系的探讨,潘耀昌认为对“中国画学”概念的重新重视很具有启示性,而在探讨中国画学体系的形成以及西学引进之后对中国画的影响等问题的努力中,很期待在材料梳理的基础能够进一步形成新的理论认识。

对于北平艺专图案教育的研讨,殷双喜研究员从实用与审美的角度对国立北平艺专的图案学科创建和发展过程进行了梳理,在中日战争惨败的巨大刺激下,清政府开始了对日本的研究和学习,而日本教育中对实用性美术的高度重视,直接影响了中国近代救亡图存背景下的新式美术学校教育的建构,在“北学东京南学巴黎”的近代美术教育格局中,北平艺专在几任接受日本美术教育思想的校长长校期间,都对图案教学给予了相当重视。致力于设计史研究的年轻学者周博通过对现存七本北京美术学校《图案法讲义》的内容和知识来源的梳理,以小室信藏的《一般图案法》为桥梁,联系19世纪末20世纪初日本和英国的设计教育和知识状况,从知识和思想传播的角度考察了北京美术学校与中国的现代设计教育的知识起源问题。对北平艺专历史有过细致梳理的李中华认为,民国早期,从北京美术学校到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实施的“图案”专业教育,是我国探索高等艺术设计教育模式的初始阶段;此间先后施行了“中等”、“专门”、“大学”和“专科”等4种层次的“图案”教育模式,在人才培养目标、专业设置、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等方面形成了图案教育的“北京模式”,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许平教授在随后的评议中指出,设计史作为美术史研究中的新学科,自身尚待发展和完善。北平艺专的图案教育关系中国设计教育的源头,对这一方面材料的整理研究应该引起重视。而从北平艺专到中央美术学院,“图案”、“设计”的概念转化背后又存在着怎样的血缘关系,而中国现代设计中所保存的绘画性问题,又与自身的历史有着怎样的关系,这些都是值得深思的。

会议的第七场发言,围绕着油画与国画的主题展开,在近代中国救亡图存的时代背景下,相对封闭的传统自我演进的格局被打破,西学的冲击既给传统中国画的发展带来新的机遇,也在各自核心价值的差异中产生激烈交锋。刘新以《从国立到中央——中国早期西画演进的北方路线及格局的再发现》为题,讨论了民国早期西画传入在中国所形成的格局。之后李公明、吴雪杉、朱京生,分别就徐悲鸿的写实主义与中国画改造、徐悲鸿所倡导的“新国画”与“新兴作家”、徐悲鸿与北平艺专三教授罢教事件等个案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和交流。对北平艺专及中央美术学院历史有着深入了解的李树生教授在随后的评议中结合亲身的经历和回忆,讨论了中国美术教育的发展历程,并针对油画传入中国及其之后的发展进行了论述。

本次研讨会的最后一场发言,以作品与人为主题,通过具体的作品和艺术家的个案讨论,从另一个侧面勾连出北平艺专的丰富历史。年轻学者蔡涛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藏的一幅王式廓《武汉大壁画草稿》几点疑问谈起,结合丰富的史料文献,讨论了1938年黄鹤楼大壁画的两个版本,以及在接受角度中日两国对黄鹤楼大壁画的报道宣传,最终为我们了解抗战初期中日之间的美术宣传战提供了基础。多年研究设计史的许平教授也做了题为《一组不能忘记的历史影像——中国早期革命活动中的平面设计人和事》的发言,以中国早期共产主义运动中杰出的平面设计人物柳溥庆及其周边人物的活动资料为例,从这组以往很少在设计史研究中被关注的人事影像,分析了复杂的社会关联对于中国设计文化生成的影响。在此次“馆藏国立北平艺专精品陈列(西画部分)”中,有两件引人注目的粉画风景作品,其作者正是国立北平艺专历史上唯一一位日籍教员矢崎千代二。安永欣结合中央美院美术馆收藏的一千余幅矢崎千代二生前捐赠给北平艺专的粉画作品,对这位曾经驰名一时而如今竟被遗忘的日本画家的艺术生涯及作品信息进行了梳理考证,为进一步的深入研究画家个案、充实北平艺专的历史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基础。本场评议人殷双喜研究员对三位研究者的发言表示了赞同,其认为在近现代美术史研究中,基础性的材料梳理和个案研究有着重要的意义,而对于被忽略的个案研究往往能够揭示出更真实,更有意味的历史面貌。对于主流的美术史案例研究,往往会在材料的基础上附加判断,而判断增多则会使其带有各种色彩,反而增加了辨识的困难。

47下午,本次“国立北平艺专与民国美术”研讨会圆满闭幕,主持人曹庆晖评价此次研讨会做出了“问题与材料并存,思想与新知共增”的评价,美术馆馆长王璜生对此次会议做出了高度评价,另外一位策划者人文学院院长尹吉男对通过一个精彩的展览引起一个受到大家关注和讨论的话题这种形式表示了赞同,针对中国近现代美术较于中国古代美术资料的丰富性,尹吉男表示一旦能够有效的激活这些材料,必会产生爆炸性的大量学术成果,而如多元的材料如何多元地利用,则是对新兴学科的一个挑战。而对于民国美术研究所处于的梳理整体框架与很多基本事实的阶段,尹吉男认为这与一个理想的美术史研究尚有距离,如何在作品的分析研究之中去呈现历史背景、人物关系及事件的复杂性是值得我们关注的。最后,尹吉男以期望出版一本能够容纳长篇专业研究论文的20世纪中国美术研究年刊,表达了对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研究前景的期许。